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博主:貓性貓性 10-07 265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57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1934年5月,蔣介石為督促國民黨軍對紅軍的“圍剿”,特意從南京飛到了江西。

  一日,蔣介石在部下的陪同下遊玩廬山,此時的紅軍在王明的錯誤路線指揮下遭到了不小的失敗,蔣介石心情大好,與部下們暢快地聊起了天。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閑聊間,一名叫劉建緒的國民黨軍上將突然說了一句大不敬的話。

  他問蔣介石:“委座,您覺得,百年之後,誰能夠取代您呢?

  也許是對紅軍難得的一次勝利而感到高興,此時的蔣介石並不在意屬下的僭越。

  他認真想了想,說道:“能夠取代我的,毛主席算一個,不過他馬上就要被我給擊潰,還有一個,但早在幾年前就被我給槍斃了。”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毛主席雄才偉略,在蔣介石的心中有如此高度的評價再合理不過。

  但蔣介石口中的另一個能夠取代他的人,那個已經被他槍斃的人,究竟是誰呢?

  《論語》曰:仁者樂山。

  或是為了附庸風雅,或是真的鐘情山水,在蔣介石的一生中,有無數次政治事件都是與山有關。

  1937年7月17日,蔣介石正式在廬山發表了《最後關頭》之演說,宣告了我抗日軍民對日同仇敵愾,誓死保衛國家領土主權的決心。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事實上,這不是蔣介石第一次登臨廬山。

  早在1926年十二月,蔣介石就在廬山山頂俯瞰過江西的秀麗景光。

  彼時的蔣介石意氣風發,革命軍打的北洋軍閥潰不成軍、四散而逃,帝國主義實力也暗中接觸蔣介石,表示可以助他登上高位。

  晚年,蔣介石曾對人說起過,正是站在廬山之上,他才下定了逐鹿天下的決心。

  饒是團花錦簇,敗退到臺灣之際還不忘巧言粉飾,與其言逐鹿天下,倒不如說是背叛革命。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然而不論蔣介石當時心中究竟是如何所想,廬山,這個有著“匡廬奇秀甲天下”美譽的名山,在我國近代史上實在是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1934年5月初,隨著顧祝同的戰報不斷地送到蔣介石的官邸,蔣介石的心情也逐漸愉悅起來。

  國民黨軍的第五次“圍剿”出動了約有100萬的強大兵力,而共產黨方面此時卻因博古、李德等人的“左”傾錯誤路線而致正面戰場上的紅軍損失慘重。

  隨後,也許是覺得此次能夠一舉消滅紅軍,蔣介石再一次乘坐專機來到了廬山。

  他早在1926年第一次來到廬山之後,就鐘情上了這裏的山山水水。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一日清晨,蔣介石帶著部下在廬山散步。

  閑談間,下屬劉建緒突然問起蔣介石:“委座,您覺得百年之後,誰能夠取代您的地位呢?”

  劉建緒是國民黨陸軍上將,在幾次“圍剿”期間都是爭做先鋒,手上沾滿了我紅軍戰士的鮮血,也因此極受蔣介石的信賴。

  雖然劉建緒的話有些冒犯,但蔣介石並沒有生氣,反而認真思考了他的問題。

  片刻後,蔣介石說:“若是說能夠取代我的人,眼下正在節節敗退的‘赤匪’毛主席就算一個。當年他擔任我國民黨宣傳部長,受到了先總理和汪精衛的器重,本有意提拔,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共黨。除了他之外,本黨內還有一個,但是,現在也無從說起了。”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劉建緒聽後,又追問道:“委座,請恕卑職愚昧,為何您要講無從說起呢?”

  蔣介石回答:“因為,這個人叫鄧演達,早在民國二十年(1931年)就被我給處死了。”

  聽到鄧演達的名字,蔣介石身邊的幾個高級軍官都是神色一異,不過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劉建緒倒是沒有避諱,他哦的一聲,思緒飛揚,仿佛又回到了當年在學校刻苦學習,聞雞起舞的日子。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劉建緒對鄧演達這個名字並不陌生,事實上,劉建緒和鄧演達還有著多年的交情。

  他倆都是保定軍校的學生,劉建緒比鄧演達大上兩屆,雖然資格較老,但當年在軍校裏,鄧演達這個名字可謂是星光熠熠。

  連劉建緒這個學長都不得不承認,鄧演達確實是個難得的奇才。

  那麼,這個鄧演達是誰,能讓蔣介石都覺得是可以取代自己的人?

  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又讓他遭到了蔣介石的殘酷迫害呢?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1895年出生在廣東省惠陽縣的一個農民家庭。

  1895年的廣東省,正是革命思想蔓延的年代,年幼的鄧演達曾經因地主的迫害,被同盟會創始人之一的姚雨平所救。

  後來,鄧演達就一直跟隨姚雨平參加革命活動。因為是小孩子,難以引起清兵的註意,鄧演達就作為交通員,負責為廣東一帶的革命黨人傳遞文件材料。

  1911年,年僅16歲的鄧演達加入同盟會。次年,鄧演達在姚雨平的支持下,考入了武昌陸軍預備學校,並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畢業後進入了保定軍校繼續深造。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從保定軍校畢業後,因為受到粵軍司令部參謀何子淵的賞識,何子淵將他引薦給了孫中山,並稱他為未來中國革命的一員虎將。

  此時辛亥革命的勝利果實已經被北洋軍閥竊取,袁世凱政府倒行逆施,妄圖恢復帝制,孫中山正在廣州籌建軍政府,以期北伐。

  孫中山第一次見到25歲的鄧演達,就覺得此人身姿挺拔、眼神堅毅、見解獨到,有明火淬星之姿。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亦是高度贊成孫中山的革命主張,自此以後,鄧演達就成了孫中山先生的堅定的追隨者,且始終沒有改變其革命信仰。

  除此之外,鄧演達還創造性地發展了孫中山的思想,連後來毛主席都評價鄧演達,稱其“以身殉誌,不亦偉乎”。

  1922年,孫中山的堅定追隨者,鄧演達的上級,革命軍第一師師長鄧仲元遭到北洋政府的暗殺。

  聞聽消息後,鄧演達十分痛心,並立下血誓,要替鄧師長將未竟的遺誌-北伐給完成。

  1922年6月,原革命黨人陳炯明背叛革命,公開反對孫中山。陳炯明是廣州軍隊裏有名的將領,他的背叛使得革命軍有分裂的風險。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在此危急時刻,鄧演達冒險來到了粵軍駐地,策動了許多陳炯明的舊部重新回到革命陣營。

  鄧演達的這一舉動,保留了粵系革命軍的骨幹中堅力量,並讓革命軍避免了進一步分裂的風險。

  1923年,鄧演達在孫中山的授意下率軍深入江西,討伐陳炯明。

  在滇軍、桂軍的配合下,鄧演達雖然兵力較少,但充分利用了機動性強的優勢。

  他集中局部優勢兵力,將陳炯明四散的兵鋒打得全線潰敗,最終將陳炯明的部隊圍困在東江一帶,並聯合滇軍將其消滅。

  陳炯明被打敗後,孫中山深刻地意識到了掌握革命軍隊的重要性。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過去,他一直依賴於地方軍閥為革命主體力量,但地方軍閥的覺悟和種種限制始終讓他們無法聯合起來對抗強大的北洋政府。

  於是,在1924年,孫中山接受了共產黨的主張,成立了聯合戰線,國共第一次合作就此開啟。

  為了培養新式的革命軍隊,孫中山決意開辦一個專門培養革命黨人的軍校,幾經籌辦,黃埔軍校正式成立。

  鄧演達被任命為軍校教育總長,負責新式軍隊的建設與訓練。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練軍,改變了過去軍閥嚴格的上下級觀念和效忠體系,他推崇軍隊民主化建設,主張要使每一位軍人都明白自己為何而戰。

  除了在思想建設上的下功夫,鄧演達還十分註重將士們的實際訓練,他摒棄了舊式的練兵法,要求一切練兵以實戰為先。

  在訓練之余,鄧演達還特別關註官兵們的個人意見,即使是一個普通士兵的意見,鄧演達也會仔細聆聽。

  這種親和,民主的作風,讓鄧演達非常受官兵們的愛戴,但鄧演達並沒有盲目接受官兵們的擁護。

  他跟官兵們仔細強調,不要在軍隊中搞“個人崇拜”,革命軍隊應該只有一個崇拜的對象,那便是三民主義的革命信仰。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的練兵卓有成效,他訓練出來的革命軍隊在後來的北伐中大放異彩,貫徹舊式軍隊體系的北洋軍閥根本不是北伐革命軍的對手,吳佩孚、孫傳芳等過去革命黨人的大敵被依次擊敗。

  可以說,鄧演達的建軍方針,還深刻影響到了後來紅軍的建立。

  鄧演達不僅是在軍事上卓有成效,他在對三民主義的發展上也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起初的他,是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的堅定追隨者,但在革命的實踐過程中,鄧演達又漸漸產生了自己的看法。

  他認為:“三民主義的民權,不僅是要革掉封建政治的命,還要革掉帝國主義的命,如此,方才能政治自主,才可政治民主。”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在有關經濟建設上,鄧演達後來的看法也跟孫中山稍有不同。

  他覺得,具體國情應該具體分析,祖國的現狀,無以有基礎走歐美之道路。

  孫中山提倡走資本主義,鄧演達卻覺得中國封建經濟影響過甚,無法一下跨步到資本主義中去。

  對於民權民生的思考,足可見鄧演達並非只有赤誠的革命熱血,也有在革命過程中逐漸加深對中國國情的認識,對歷次革命的反省。

  他創造性地發展了三民主義,為三民主義註入了新的活力,可最終,散發著活躍生命力的新三民主義卻被蔣介石等國民黨右派所拋棄,而鄧演達,也慘遭蔣介石毒手。

  1927年,蔣介石、汪精衛背叛革命。

  4月15日,鄧演達公開批判蔣介石,並宣布開除其黨籍。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5月,鄧演達聯合一批如吳玉章,宋慶齡,蘇兆征等國民黨左派組成聯合委員,起兵討蔣,鄧演達還親自任討蔣總指揮。

  可惜討蔣運動在國民黨右派和帝國主義勢力的聯合絞殺下失敗了,鄧演達躲過重重搜捕,無奈逃往蘇聯。

  1930年,在國外考察了三年的鄧演達秘密返回國內。

  回國後,他一手創建了中國工農民主黨,並發表了多篇文章。

  文章凝結了他參加革命的一切感悟,和在各個國家考察得出的感受。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除了建黨,發表文章,重振思想外。

  軍人出身的鄧演達並沒有忘記掌握武裝的重要性,他秘密開辦了幹部訓練班,暗中培養倒蔣力量。

  可惜在1931年8月,鄧演達的行蹤因叛徒的告密被蔣介石掌握,隨後在租界被帝國主義勢力逮捕。

  在抓住鄧演達後,蔣介石還多次派人勸解鄧演達,稱只要他放棄反蔣,甚至還可讓他出任國民政府三軍總司令。

  面對高官厚祿和武力威逼,鄧演達沒有動搖。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他對前來充當蔣介石說客的蔣伯誠說:“我寧可為中華民族維護正氣而死,也不願為擁護叛徒茍活。”

  直到此時,蔣介石已經明白不可能勸降鄧演達,但無論是出於輿論影響,還是黨內地位,蔣介石都不好直接殺掉鄧演達。

  思來想去,蔣介石只好將鄧演達秘密押解到南京,給軟禁了起來。

  “九一八事變”之後,面對如山般的輿論壓力,蔣介石也有些支撐不住。

  他親自找到鄧演達,問他:“你對日軍侵華作何感想?”

  鄧演達雖被軟禁,但也知道了蔣介石奉行的不抵抗政策。

  他譏諷道:“那是因為你非要打內戰,才給了日本人機會,現在內戰沒打贏,日本人又要打進來了。”

  蔣介石聽到此話惱羞成怒,一氣之下就想殺掉鄧演達,因部下死死勸阻,蔣介石才收回命令。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當年在黃埔軍校十分受學生尊敬,國民黨內也一直有一批黃埔軍校畢業生想要救出鄧演達。

  可越是如此,蔣介石越覺得芒刺在背,他暗中密謀,一直在找除掉鄧演達的機會。

  11月29日,蔣介石以更換住處為由,將鄧演達運往南京郊外。

  路過麒麟門外時,司機借口車子故障,將車停在了路邊。

  剛剛下車的鄧演達還沒來得及轉過身體,就被一顆子彈射進了心臟位置,享年36歲。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鄧演達死後,全國上下人心震動,各路人士紛紛出面批評蔣介石。

  宋慶齡更是直接痛罵蔣介石的無恥行徑,稱他早已使國民黨喪失中國革命領導地位,蔣介石非黨內之領袖,實乃革命之敵人。

  鄧演達遇害後,即使是處於被國民黨大軍“圍剿”狀態的中國共產黨,毛主席、周恩來、朱德等人也是紛紛寫文章或挽聯悼念鄧演達。

  新中國成立後,我黨也沒有忘記鄧演達烈士被害的事,周總理還請自指示過公安部長羅瑞卿,詳查鄧演達遇害一案。蔣介石曾坦言:能取代我的有兩人,一個是毛主席,另一個已經殺了

  1951年,當初出賣鄧演達的叛徒陳敬齋被公安幹警抓獲。

  經審判,陳敬齋為了區區幾十萬的賞錢,向軍統特務供出了鄧演達的行蹤,陳敬齋認罪之後,當即被人民法院判處死刑。

分享到: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