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四大名將,兩人遇害,一人抑郁而終,為何只有王翦得到善終?

博主:貓性貓性 2023-10-11 117
戰國四大名將,兩人遇害,一人抑郁而終,為何只有王翦得到善終?

  戰國四大名將,除了秦將武成侯王翦得以功成身退之外,另外三大名將不是直接被秦王下令賜死,就是間接死於秦王之手。

  秦將武安君白起,趙將信平君廉頗、武安君李牧和秦將武城侯王翦,四人是戰國時期秦、趙兩國最為倚重的大將,他們實戰經驗豐富,憑借出色的指揮能力,以及赫赫軍功成為當世名將,後世之人也將四人並稱為“戰國四大名將”。

  不過四大名將之中只有武城侯王翦一人得以善終,雖然他們一生指揮戰役無數,所向無敵,都為自己的國家立下了重大功勞,但除了王翦之外,其余三人卻都沒能善終,這是為什麼呢?

  白起一生指揮大小70余戰,未嘗一敗,為秦統一六國的進程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最終被秦昭襄王下令賜劍自刎。

  白起是秦國郿縣人(郿縣是秦國最大的兵源地,號稱“秦國第一縣”),自幼便接觸軍事,而當時秦國正在進行東出圖謀中原的大戰略,急需各方面人才,白起因善於用兵,侍奉於秦昭襄王,為此順應時勢出現在戰國時代的大舞臺之上。

  《史記》記載:“白起者,郿人也。善用兵,事秦昭王。昭王十三年,而白起為左庶長,將而擊韓之新城。其明年,白起為左更,攻韓、魏於伊闕,斬首二十四萬,又虜其將公孫喜,拔五城。起遷為國尉。”戰國四大名將,兩人遇害,一人抑郁而終,為何只有王翦得到善終?

  白起第一次出現於史料記載時,就被秦昭襄王封為左庶長(秦軍功爵制第十級),作為秦軍主將,率軍攻打韓國新城,因功升左更。次年在伊闕龍門與魏韓聯軍交戰,此戰盡斬二十四萬韓魏聯軍,並俘虜了聯軍統帥魏國大將公孫喜,又攻占了五座城邑。白起憑借“伊闕之戰”一戰成名,因功升任國尉,從此開啟了他傳奇的一生。

  《史記》記載:“涉河取韓安邑以東,到乾河。明年,為大良造。攻魏,拔之,取城小大六十一。白起攻楚,其明年,拔郢,遂東至竟陵。秦以郢為南郡。白起遷為武安君。取楚,定巫、黔中郡。”

  不久後,白起又率兵渡過黃河攻占了河東大片土地,因功再封“大良造”,接著在次年又大敗魏軍,攻占大小城邑六十一座,迫使韓魏兩國割讓600余裏土地向秦國求和。之後又在“鄢郢之戰”重創楚軍主力,攻占了楚國鄢、郢二都,以及大片土地,迫使楚國遷都,而白起因戰功卓著又被秦昭襄王封為武安君。

  此後白起又先後指揮了“華陽之戰”“秦韓陘城之戰”“秦韓野王之戰”“長平之戰”等諸多戰役,共計斬敵近百萬,不過白起的官爵再未有所提升。或許是功高震主的原因,白起所立的軍功太大,已經威脅到秦昭襄王的君主地位。

  即便在長平之戰中“解決”了秦國最大的競爭對手趙國,白起也未得到升遷,還與秦相範雎結下了仇怨,最終在邯鄲之戰還未結束前,被秦昭襄王下令賜死於鹹陽城外的杜郵亭。那麼與秦國有大功的白起,為何最終卻落得這麼一個下場呢?

  主要有三點原因:一是功高震主,白起所立軍功太大,即便秦昭襄王是一位雄主,也不得不忌憚;二是白起與秦相範雎生有嫌隙,範雎擔心白起再立滅趙之功,地位上會超過他,就以秦軍疲憊,急待休養為由,請求秦王休整,於是秦昭襄王同意趙國割讓六城求和請求,下令撤兵,白起得知此事後,從此與範雎結下仇怨。

  三是白起多次違抗王令,拒絕帶兵出征趙國,這也是白起被賜死最為主要的原因,秦相範雎再進一些讒言,最終秦昭襄王決定下令賜死白起。

  《史記》記載:“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將。秦王自命,不行;乃使應侯請之,武安君終辭不肯行。秦軍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聽臣計,今如何矣!”秦王聞之,怒,彊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稱病篤。應侯請之,不起。”

  長平之戰結束後,秦昭襄王因趙國遲遲不肯割讓六城,便再次發兵攻打趙國,由於進展不大,秦昭襄王就想讓白起統率部隊圍攻邯鄲,但白起不肯赴任。秦王兩次親自下令,秦相範雎兩次親自去請,白起皆推辭拒絕,在秦軍損失慘重的情況下,白起還嘲諷道:“秦國不聽我的意見,現在怎麼樣了!”。

  白起作為一名臣子,違抗王命可以說是犯了君王大忌。白起此舉也惹怒了秦昭襄王,為此被免去官爵,降為士卒,並趕出鹹陽。由於白起生病,未能成行,但隨著前方每天都傳來失利的軍情,秦昭襄王對白起更為痛恨,一刻也不讓他再帶著鹹陽,便派人驅趕,這時秦相範雎就與群臣議論說道:“白起被遷出鹹陽時,還流露出不滿意、不服氣、有怨言的樣子”。

  《史記》記載:“秦昭王與應侯群臣議曰:“白起之遷,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餘言。”秦王乃使使者賜之劍,自裁。武安君引劍將自剄。”

  秦相範雎和群臣的議論之聲成為“壓死白起的最後一根稻草”,秦昭襄王決定殺了白起,為此派使者攜王劍追趕已經上路的白起,最終在鹹陽城外不遠處的杜郵亭賜劍令其自殺。如果白起的性格沒有那麼固執,或許也不至於被賜死,落得一個無法善終的結局。

  廉頗深入齊境,率軍攻取陽晉,從此威震諸侯。後轉戰四方,破燕封君拜相,但晚年卻被趙王“拋棄”,最後在楚國抑郁而終。

  《史記》記載:“廉頗者,趙之良將也。為趙將伐齊,大破之,取陽晉,拜為上卿,以勇氣聞於諸侯。廉頗東攻齊,破其一軍。復伐齊幾,拔之。攻魏之防陵、安陽,拔之。”

  廉頗是趙國的優秀將領,在“五國伐齊之戰”(趙、魏、韓、燕、秦五國聯盟進攻齊國)中,廉頗曾帶領趙軍深入齊國腹地,大敗齊軍,並攻取了陽晉城(今山東鄆城縣西),被趙王任命為上卿。同時廉頗也憑借此戰威震諸侯,其作戰勇敢之名傳遍列國。

  之後廉頗轉戰四方,數次率兵攻打過齊國、魏國,攻占齊國“幾邑城”,攻取魏國防陵、安陽兩城,鞏固了趙國在東方的霸主地位。數年後,秦軍在“閼與之戰”中被趙國馬服君趙奢擊敗,損失慘重,秦昭襄王不甘心,為此再次出兵攻趙,結果被廉頗率軍大敗,秦軍兵鋒受挫,之後數年不敢輕舉妄動。

  《史記》記載:“趙孝成王七年,秦與趙兵相距長平,趙使廉頗將攻秦,秦數敗趙軍,趙軍固壁不戰。秦數挑戰,廉頗不肯。趙王信秦之間。秦之間言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為將耳。”趙王因以括為將,代廉頗。”

  在幾年後,秦趙兩國爆發了長平之戰,廉頗率軍駐守長平,與秦軍對抗,雖然多次敗於秦軍,但在廉頗堅守之下,秦軍速勝之謀難以成功,長此以往,只能不戰自退。秦軍數次挑釁求戰不得,眼看無法速勝,為此便使“反間計”,派人在邯鄲散播謠言說:“秦國只是怕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擔任將軍,廉頗很容易對付,而且他馬上就要投降了。”

  《史記》記載:“趙使廉頗將,擊,大破燕軍於鄗,趙以尉文封廉頗為信平君,為假相國。”

  趙孝成王信以為真,果然用趙括代替了廉頗,導致四十多萬趙軍被秦將武安君斬首和坑殺殆盡,有了長平之禍。趙孝成王後悔不已,重新任命廉頗為大將,在“鄗代之戰”大破燕國軍隊,廉頗因功被封為信平君,同時又代理相國職務。

  《史記》記載:“趙使廉頗將,擊,大破燕軍於鄗,趙以尉文封廉頗為信平君,為假相國。”

  不過趙孝成王之子趙王偃即位後,廉頗受到排擠,最終離開趙國,投奔了魏國。而魏王雖然收留了廉頗,但並不信任他,因此也沒有重用。後來由於秦軍多次圍困趙國,趙王偃想起了廉頗,便想重新啟用這位老將軍,不過由於趙王寵臣郭開暗中賄賂使者,從而破滅了廉頗為國報效的機會。

  《史記》記載:“趙以數困於秦兵,趙王思復得廉頗。廉頗之仇郭開多與使者金,令毀之。趙王以為老,遂不召。廉頗卒死於壽春。”

  之後楚王派人將廉頗接到楚國,任其為將軍,最終在楚都壽春抑郁而終。廉頗在楚國時,還想回到趙國,為此感嘆說:“我思用趙人”,但他終歸還是未能再回趙國。

  雖然史料中並沒有秦國這次賄賂郭開的記載,但根據長平之戰,秦國用反間計“除掉”廉頗來看,誰知這次是否又是秦國的反間計呢!畢竟趙國有廉頗坐鎮,秦軍便無法速勝。廉頗死後不久,趙國亡於秦國。

  李牧前半生駐守趙國北境,大破匈奴使其十余年不敢在南下犯趙,後半生開始參與中原戰爭,數次重創秦軍,受封武安君封號,最終被秦國采用反間故計,慘遭趙王冤殺。

  《史記》記載:“李牧者,趙之北邊良將也。常居代雁門,備匈奴。日擊數牛饗士,習騎射,謹烽火,多間諜,厚遇戰士,於是李牧多為奇陳,張左右翼擊之,大破殺匈奴十餘萬騎。滅襜襤,破東胡,降林胡。其後十余歲,匈奴不敢近趙邊城。”

  李牧也是趙國的一位優秀將領,長期駐守在北部邊境雁門郡,以防備匈奴。經過幾年的籌備,李牧精心挑選出戰車一千三百乘,戰馬一萬三千匹、精兵五萬,善射士兵十萬,用大量牛羊吸引匈奴入侵,最終用使用事先埋伏的奇兵大敗匈奴,斬敵十幾萬,接著又出兵擊敗東胡等數個遊牧部落,使匈奴十幾年都不敢接近趙國邊城。

  後因國事需要,李牧被調回朝中,開始參與中原戰爭。由於秦國對趙國攻勢不斷加大,李牧被趙王任命大將軍,開始反擊秦軍,李牧的後半生也以抵禦秦國為主。

  之後李牧在“宜安之戰”(肥之戰)大破秦軍於肥地,最終全殲秦軍,李牧因功受封武安君。不久後又在“番吾之戰”中大敗秦軍,因此秦國始終無法攻滅趙國,可以說李牧是趙國能支撐危局的唯一良將,這也讓秦國欲除之而後快,為此秦國再次使用反間故計,用重金買通郭開,造謠李牧要造反。

  《史記》記載:“趙乃以李牧為大將軍,擊秦軍於宜安,大破秦軍,封為武安君。秦攻番吾,李牧擊破秦軍,南距韓、魏。秦多與趙王寵臣郭開金,為反間,言李牧欲反。趙王乃使趙蔥代李牧。李牧不受命,趙使人微捕斬之。”

  於是又上演一番了長平之戰時的情節,趙王派人取代李牧,但李牧為了國家和趙國軍民考慮沒有接受命令,為此趙王暗中派人抓捕李牧,將他斬首。三個月後,秦將王翦率軍攻破趙都邯鄲,滅亡趙國。

  以此可見,李牧雖是被趙王殺害,但卻是秦國故意為之,一手造成,因為秦國要想快速滅亡趙國,就必須要除掉大將李牧。當然李牧要是服從趙王命令,可能暫時不會被殺害,不過等秦軍滅亡趙國,忠於趙國的名將李牧,最終也難逃一死。

  王翦自幼喜歡軍事,侍奉於秦王政,之後帶兵橫掃三晉,攻滅楚國,平定江南地區,降服百越之君。山東六國中除韓國之外,其余趙、魏、楚、燕、齊五國皆為王翦和其子王賁所滅,因此王翦、王賁父子是秦始皇統一六國,開疆拓土的最大功臣,父子二人也因功分別受封武城侯和通武侯,而王翦也是戰國四大名將唯一善終者。

  《史記》記載:“秦王政十九年,王翦盡定取趙地東陽,得趙王。二十年,王翦攻燕,秦軍破燕易水之西。二十一年,王翦軍破燕太子軍,取燕薊城。二十二年,王賁攻魏,盡取其地。二十三年,王翦虜荊王。二十五年,王賁攻燕遼東,得燕王喜。王翦定荊江南地,降越君。二十六年,王賁從燕南攻齊,得齊王建。”

  王翦能功臣身退主要有四點原因:一、秦始皇從未殺過有功之臣。根據史料記載,秦始皇統一天下後沒有殺過一位功臣,王翦有大功於秦,自然可以善終。

  《史記》記載:“始皇曰:“王將軍老矣,何怯也!李將軍果勢壯勇,其言是也。”王翦言不用,因謝病,歸老於頻陽。”

  二、王翦從不居功自恃。在秦滅楚之戰前,秦王嬴政分別問了將軍李信和王翦的意見,最終選擇讓李信帶兵攻楚。這對於武將而言,算是一種莫大的羞辱,而且秦王還對王翦說:“將軍老了,變得這麼膽怯,還是李信將軍果斷勇敢”。

  嬴政此話就如同白起嘲諷秦昭襄王那句“不聽我的,你看現在怎麼樣了!”,任誰聽了都會生氣發怒,何況是對武將所說,但王翦並沒有因為自己沒有得到任用而流露出不滿,並直接告病回家養老。王翦如此回應,又怎麼會惹來殺身之禍呢!

  三、王翦熟悉秦王性格,深諳為臣之道。在秦滅楚之戰前期,李信被楚軍擊敗,損失慘重,最終大敗而逃。秦王聽聞後消息後就親自去請王翦帶兵,而王翦也沒像白起那樣嘲諷秦王,只要求同意加兵就行。

  再有就是請求秦王多賞賜一些良田、美宅、園林池園等,不僅在臨行前“討要”了一次,在行至函谷關時,又連續派人向秦王“討要”了五次。王翦此舉也讓屬下大惑不解,但這卻是王翦的高明之處。

  《史記》記載:“王翦行,請美田宅園池甚眾。既至關,使還請善田者五輩。或曰:“將軍之乞貸,亦已甚矣。”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故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因為王翦了解秦王為人,不僅性格粗暴,且對人多疑,多次請求賞賜是為了表示自己堅定的出征意誌,從而避免秦王生疑。畢竟王翦帶走了六十萬大軍,這幾乎是秦國可抽調的全部兵力,面對手握舉國之兵的王翦,試想有哪位君王不擔心臣子擁兵自重呢!

  君王一旦開始對臣子起了懷疑、忌憚之心,那麼臣子就可能會有殺身之禍,但王翦深諳為臣之道,只是多次請求賞賜,便巧妙地化解了秦王對自己的懷疑。

  太史公司馬遷評價王翦“偷合取容,以至筊身”,意思為王翦茍且迎合,取悅秦王,那麼如此善於迎合的臣子又怎麼會輕易被君王賜死呢!

  四、王翦功成名就,選擇急流勇退。根據史料,秦始皇在位二十八年巡遊天下時,身邊只有王翦之子王賁和其孫王離跟隨,並無王翦身影,而且秦始皇統一六國後也就沒了王翦的記載,因此王翦在功臣名就之後,可能急流勇退,選擇回鄉養老。

  《史記》記載:“秦王兼有天下,立名為皇帝,乃撫東土,至於瑯邪。列侯武城侯王離、列侯通武侯王賁從。”

  並且在秦始皇這次巡遊時,王離是以武城侯的身份相隨,而秦滅六國之戰中卻沒有王離的相關記載,如果沒有立下巨大軍功,王離如何能得封最高級別的列侯呢!這便說明王翦已經去世,其孫王離繼承了他的爵位,因此也證明了王翦最後是善終的。

  戰國四大名將中,秦將武安君白起雖然與秦立有大功,但他多次違抗王命,犯了君王大忌,最終被賜死也算不得無辜。

  趙將信平君廉頗和武安君李牧未能善終雖是因趙王造成,但算是間接被秦王所害,畢竟趙國有廉頗和李牧這等名將在,必然會影響到秦國的統一大業。秦趙兩國猶如“狹路相逢”,最終只有勇者得以勝出,廉頗和李牧作為趙國名將自然也難以幸免於難。

  秦將武城侯王翦能得以善終在於他深諳為臣之道,即便功勛卓著,也從不居功自傲,又能巧妙化解來自秦王的懷疑,這樣的臣子又怎麼會討不到君王歡心!得不到君王的信任呢!王翦於國有大功,又深得秦始皇之寵信,最終功成名就、得以善終不就應當如此嗎!

  參考史料:《史記·秦本紀》《史記·秦始皇本紀》《史記·趙世家》《史記·白起王翦列傳》《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史記·範睢蔡澤列傳》《戰國策》

  文/歷史紫陌閣

  回味更多歷史,下期更精彩。

  歡迎大家的關註和點贊,謝謝大家的支持。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3-10-11,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