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博主:NostalgiaNostalgia 2023-10-22 159

  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點右上方的“關註”,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還能及時閱讀最新內容,感謝您的支持

  1960年,在功德林管理所的門口,一群穿著布衣、背著布包的人,從裏面緩緩走了出來。

  有的臉上笑容止不住,有的擡頭望著藍天白雲,露出了輕松、享受的表情。

  他們身份各異,有封建社會遺留人員,有公認的民族叛徒,也有傷害過共產黨員的國民黨人。

  曾經,他們以為,自己將在這四方天地裏了此殘生,卻不想竟能重獲自由。

  國民黨陸軍中將李仙洲,也是其中之一。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所有人回過頭望了望功德林的大門,不再多想,昂首闊步向著新生活走去。

  可李仙洲心裏,還有一個未解之謎存在著,並且有了13年之久。他想如果有機會,自己一定要弄明白當年的真相。

  困擾了李仙洲10多年的問題到底是什麼?他又能從誰的身上找到想要的答案?

  從功德林出來,重獲自由之後,李仙洲就真正做到了改頭換面。

  過去,他是國民黨的高層軍官。現在,他只是一個接受了思想教育且認同共產主義、自覺維護國家統一的中國人。

  周總理看到他的改變,一直對其信任有加,兩人經常交流,委托他做一些政治宣傳工作。

  所以,李仙洲的生活很豐富,能在山東老家做一些對國家和人民有益的事情。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1975年的一天,他又一次接到周總理的指示,前往北京,準備與依然在功德林的舊同僚們談一談,勸說他們認識到我黨的好,積極改造,爭取早日獲得特赦。

  入住一家飯店之後,他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韓練成。

  在李仙洲的記憶中,自1947年的萊蕪戰役以後,自己再也沒有見過這個人。

  不知道今時今日,此時此刻,韓練成是特意來找他,解釋當年的情況。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這麼多年來,韓練成一直想找個機會和被釋放的李仙洲碰面。

  但大家工作都忙,李仙洲後來又去了別的地方,所以他沒能找到好的時機。

  前幾天,他聽人說周總理專程邀請李仙洲來了一趟北京,似乎給對方安排了什麼重要的任務。

  巧合的是,李仙洲入住的飯店,他也住這裏。

  等了這麼多年,如今近在咫尺的機會,他可不能再錯過了。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說實話,韓練成其實設想過,他和李仙洲再見面時會是什麼情況,又會說些什麼話。

  真到了這一時刻,他又覺得有些無所適從。

  想起1947年發生的事情,他雖然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無比正確,但對這個曾經的老上司也有歉疚。

  因此,他撓了撓頭,有些尷尬地對李仙洲說:

  “萊蕪戰役那件事兒,我確實挺對不住你的。你現在應該能猜到,我當時為什麼會那樣做。”

  的確,李仙洲是個聰明人,很快想明白了韓練成的身份。

  當初兩個人是上下級,一個副司令一個軍長,都是國民黨軍官。後來對方離奇失蹤,他被解放軍俘虜。

  如今兩個人共同出現在這裏,那只能說明,從一開始,韓練成就是我黨的人。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還記得剛剛從功德林出來後沒多久,他見到周總理時,曾經說了一句話。

  “有一個心結,在我心裏埋藏了13年之久,一直沒有被解開。”

  他有些猶疑地說。

  這正與韓練成有關。

  1947年初,蔣介石孤註一擲,決定對陳毅元帥帶領的華東野戰軍全力進攻,將解放軍圍堵於黃河之畔。

  他自以為在國民黨的重軍壓力之下,我軍已經顯示出了不可逆轉的頹勢。

  於是,他命令李仙洲指揮第73軍、第46軍兵分兩路,進犯新泰和萊蕪。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李仙洲是一位作戰經驗豐富的將領,不是靠關系當上第2綏靖區的副司令。他不贊同蔣介石的計劃,認為太冒進了,必定會出事兒。

  但蔣介石是一個固執己見的人,根本不聽他的話。他只能奉命,急速追趕解放軍。

  在萊蕪一帶,戰爭一觸即發。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事實證明,他的擔憂沒有錯,蔣介石被擺了一道。

  我軍的所謂頹勢,只是陳老總故意制造的假象。等李仙洲率領國軍抵達目的地,我方一鍋端的時候便到了。

  意識到情況不對,軍隊中很多人提出了撤退。不過,他卻不認同。

  在他看來,解放軍設下了重重埋伏,不管從哪個方向撤退,都有可能遭遇伏擊。

  令李仙洲覺得非常奇怪的是,平時一向支持自己的意見,有時還會與他打配合的46軍軍長韓練成,此時一反常態,支持及時撤離,理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對於韓練成的能力,他相當了解,這是一個眼光非常毒辣的指揮者。所以他不相信,韓練成看不出撤退路上面臨的高風險。

  他試圖勸說大家留下,更一個勁兒地給韓練成打手勢。然而對方卻說,他們留在這裏,也只能等著被解放軍圍剿。

  只有逃,才能有一線生機。

  正是這句話,說服了在場的其他人,使大家一致做出了撤退的決定。

  韓練成的行為實在是太古怪了,李仙洲覺得很不對勁。可當時事情太多,他沒來得及找對方詳談。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他沒想到,更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面。

  國軍撤退的時間,定在韓練成提出的2月26日那天。

  但當天,全部士兵集合時,李仙洲發現韓練成不見了蹤影。

  這些天來的不安情緒,在這一刻幾乎到達了巔峰。

  他自然不可能丟下韓練成不管,立即派人尋找。

  國軍在附近的高地和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個遍,甚至找到了解放軍陣地附近。

  近乎掘地三尺,他們仍然沒有找到韓軍長。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時間不等人,華東野戰軍隨時有可能對他們發起進攻。李仙洲不敢再耽擱,只好下命令,開啟全線撤退行動。

  一路上,他十分不安。往往越是怕什麼,越是會來什麼。

  途中,他們果然遇到了準備充分的解放軍,進入了陳老總和粟裕布下的“口袋陣”中。

  雙方展開激戰,國軍慘敗,60000多人傷亡。李仙洲沒有逃掉,淪為了階下囚。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被關押時,他一直有個疑問:韓練成到底去了哪裏?

  從1947年到他獲得特赦,13年時間裏此時成了其心結。

  為此,李仙洲甚至詢問過周總理,被告知對方不清楚具體的細節,他肯定有再見韓練成的機會,那時候就會解開心結了。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從周總理的回復中,他意識到韓練成和我黨的關系非比尋常。

  如今見到了韓練成,他得知了當年的真相,心結也沒了。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的確,韓練成不是個單純的國民黨軍官。他的真實身份,是我黨隱藏在敵人陣營當中的特工。

  早在二十年代中後期,他就對共產主義產生了堅定的信念,想加入黨。遺憾的是,因為“四一二政變”,他沒能實現理想,與組織失去了聯系。

  抗日戰爭爆發後,他清楚地認識到我黨是反擊日本侵略者的中堅力量,更加想加入組織。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1942年,韓練成想辦法見到了周總理,成功實現了多年的心願。

  根據周總理的指示,他潛伏在國民黨內部,一邊傳遞情報,一邊保護我黨的同誌,消極執行蔣介石的命令。

  萊蕪戰役中,他更是發揮了重要作用。

  平時在軍中,韓練成很少有機會可以和蔣介石直接對話。不過46軍長的身份,還是讓他的話順利傳到了對方的耳朵裏。

  散播華東野戰軍不戰而逃的假象,是他故意為之。

  不管是平時與手底下的人聊天,還是向上級匯報工作,他堅持一個說法:解放軍面對國民黨已經無計可施。

  而蔣介石發動戰役、命令大軍前進的決定,正合他的意。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國民黨的每一步動作,韓練成全提前一步通過聯系人,匯報給我黨。

  因此,無論是李仙洲率部圍堵,還是該部撤退,我軍早已知曉。

  就連他們撤退的路線,他都告知於陳老總。

  李仙洲主張堅守陣地,他一反常態地反對,就是因為只有在國民黨撤退時,我軍才能打出“性價比”更高的伏擊戰。

  如果打陣地戰,李仙洲20多萬的兵力不容小覷。我軍想要取得勝利,勢必會付出更大代價。

  孰輕孰重,他當然分得清楚。

  既然知道23日那天會發生碾壓性的戰鬥,韓練成當然不會參與其中。他還有許多任務需要完成,可不能不明不白地折損在勝負早已註定的戰鬥當中。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當天全軍集結時,他尋了個找人的借口,帶著幾十個警務兵秘密跑到了華野一縱的大本營處,給我軍送來了一小隊俘虜。

  另外,他成功和戰友接上了頭,交流了工作情況,等著勝利的好消息。

  金蟬脫殼,這一招倒是被他運用得爐火純青。

  聽說國民黨全軍被殲,軍官們被俘虜,韓練成才優哉遊哉地回去,告訴蔣介石自己是死裏逃生,而後繼續潛伏,並在更合適的時機功成身退。

  另一邊李仙洲不知道韓練成到底是而臨陣脫逃,還是因身份不明而身負重任,又或者是後來加入戰鬥死在場上。

  真相大白後,他恍然大悟,扶額苦笑。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韓練成愧疚於把自己當成好兄弟的李仙洲,雖然其行為沒有問題,仍一個勁兒地朝著對方道歉。

  李仙洲倒沒有記恨他,畢竟國民黨的劣根性他早已認識到了,蔣介石的下場也是有目共睹。

  認真說起來,他還得感謝韓練成。

  陰差陽錯之下,讓他擁有了一個棄暗投明的機會,不至於奔著一條絕路走下去。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圖右二為李仙洲

  令李仙洲埋下心結的萊蕪戰役,是解放戰爭過程中值得被反復研究的一場戰役。

  毫無疑問,我軍能夠大獲全勝,“秘密武器”韓練成發揮了很大作用,貢獻更是不容忽視。

  他隨時向我軍傳遞信息,使我軍真正做到了知己知彼,拿著答案做試卷。

  他巧妙的脫身和機智的折返,也讓這個“秘密武器”持續發揮著作用。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不少人提到萊蕪戰役,都會說一句同樣的話,韓練成居功至偉。

  有人做出假設,如果我方沒有韓練成的通風報信,該戰役的結果會不會發生變化?

  這個問題的答案,得結合當時作戰雙方的領導者心態和實力對比來分析。

  陳老總和粟裕讓華東野戰軍刻意做出避戰狀態,引誘敵人上鉤。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就算沒有韓練成營造解放軍頹勢盡顯的輿論,以蔣介石自負又固執的心態,依舊會狂妄自大地發起進攻。

  被我軍圍困的命運,他們無法避免。

  陷入困境之後,如果沒有韓練成提出撤退,大致會有兩種情況發生。

  第一種情況,李仙洲的意見占據上風,所有人跟著他一起堅守陣地,打突圍戰。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要想獲得一線生機,必須把我軍銅墻鐵壁似的圍墻撕開一道口子。

  憑李仙洲的本事,確實有可能給我軍制造困難。但是,想戰勝陳粟大軍的概率不大。

  解放軍已在對陣中占據上風,正處於士氣正盛的狀態,各方面的戰鬥能力都處於頂峰。

  我軍擁有必勝的信念,在打陣地戰的時候絕對不會瞻前顧後,更不會想著怎樣逃離戰場。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不可否認,正面對戰,解放軍一定會付出更大代價,但勝利的天平一定會向我方傾斜。

  至於第二種情況,國民黨軍中有大多數人支持撤退,那這個假設情況就和真實情況大差不差。

  唯一的區別在於,沒有韓練成,我方無法準確得知對方的行動以及撤離路線。

  如此一來,陳老總等人不會使用伏擊戰術,會選擇其他策略。

  一場惡戰,無法避免,只是我軍在戰鬥中不會建立碾壓式的優勢。1960年李仙洲被特赦後,見到周總理:我有個心結,13年都沒弄清楚

  即使如此,國民黨的失敗也是註定的事情。

  因為他們的補給線被我軍切斷了,空投物資很難準確到達地面。

  他們要麼只能負隅頑抗,要麼只能被活生生困死。

  當然,能夠以更小的代價殲滅敵軍,這自然是我方所願。因此韓練成的“居功至偉”,可不是誇張說法。

  李仙洲埋在心底13年的心結,是韓練成在萊蕪戰役當中扮演的角色。

  1975年,謎底揭開,他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更是感嘆命運的奇幻。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3-10-22,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