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天8夜的爬行,他的下半身早已長滿蛆蟲,手裏卻緊握一把魚腥草

博主:EmotionalEmotional 2023-12-05 333
9天8夜的爬行,他的下半身早已長滿蛆蟲,手裏卻緊握一把魚腥草

  

  

  “自己人,不要開槍,不要開槍。”

  蠕動在地上的人影聽到這句話,終於放心的暈倒了過去,隨之趕過來的解放軍,卻在看清此人之後,眼眶紅了又紅。

  

  若說越南戰爭,滾雷行動就不得不提。

  1965年3月到1968年10月,三年多的時間裏,美國軍用飛機幾乎飛過了整個北越的上空,成為了繼二戰之後,美國進行的最艱難的此類戰役。

  它的目標有四個:提高南越士氣、迫使北約放棄、摧毀北越的運輸系統、阻止北越境內人員和物資的運送。

  大約643000噸炸彈被投下,帶去傷亡,而美國收獲的,是被擊落的900架飛機,總價值差不多有9億美金。

  說起來,這只是又一次的南北之戰,中國出兵援助,是為了防止親美勢力在東南亞的擴張,也是為了保證南海局勢的長期穩定。

  美國眼紅越南有利的地理位置,可若是越南真的落入親美國家之手,對中國的威脅,幾乎是送到了家門口。

  援助越南於中國而言,又是一次不計回報的付出,可這越南,不承恩情也就算了,竟然仇報,統一國內之後,炮筒方向一轉,就開始對我國發起了侵略行動。

  頻發制造流血事件、公然屠殺國內華僑,視人命為草菅,為了教育這般忘恩負義的越南,對越自衛反擊戰,在1979年的2月17日正式打響。

  彼時的越南自誇是“世界第三軍事強國”,又剛剛打敗了排名在自己之前的法國和美國,與中國關系鬧掰的蘇聯又隱隱有幫扶的意思,這一切都讓它覺得自己牛氣哄哄,冒出了想要侵占中國領土的想法。

  只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想打仗,卻從來不怕打仗,敵人都欺負到家門口,不給其點厲害看看,它們依舊只會囂張。

  戰爭隨即打響,肖家喜是在1979年的2月參加了第二階段的對越自衛戰,41軍已經攻占了越南的東部重鎮,就整個戰局來講,已經到了開始撤軍的階段。

  即便這樣,也並非是安全的,越軍時常利用地形和人員上的優勢,各種死纏爛打組織圍殲我國的後撤部隊。

  小打小鬧也是損失,肖家喜一開始是不適應的,他當兵時間不久,心有抱負在看著幾分鐘前還有說有笑的戰友直接殞命在敵人的一顆子彈下,他還是害怕。

  但戰場,不是後退的地方。

  肖家喜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也很快化悲憤為力量,屢次要求上前線,殺“白眼狼”給同誌們報仇。

  這個時候上前線,好像是有點妄想,組織分配給肖家喜的任務是給養,日常也就是擡擔架送彈藥,直到有一次掩護部隊在後撤的過程中再一次遭到狙擊,肖家喜的槍終於可以瞄準敵人。

  戰鬥從淩晨四點打到了上午十點,敵人以為的有備無患被我軍改寫,任務完成了,卻也再一次倒下了一批人。

  槍林彈雨真切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模模糊糊之中,肖家喜真覺得自己成為了少年時最羨慕的人。

  用現在的話來說,他的偶像,是劉伯承。

  劉伯承是四川省開縣人,肖家喜也是,雖然兩個人的村子離得很遠,但肖家喜卻覺得心很近,他覺得自己要是能夠成為新中國的軍人,定要像劉伯承元帥一樣。

  目標夯實了腳下的路,艱苦的農村上學,肖家喜在務農的同時保持學業上的進步,1978年3月,他參軍了,被分配到50軍150師的448團。

  短期的訓練之後,肖家喜從忙活一家子的飯到了忙活一大家子的飯,他負責連隊的夥食采購工作,每天都要蹬著人力自行車去農貿市場購買。

  參了軍除了訓練跟日常的生活並無太大的區別,但自衛反擊戰改變了這一切。

  在又一次完成阻擊任務準備回去找大部隊的時候,包括肖家喜在內的28人掉入了敵人的包圍圈,好不容易衝了出去,肖家喜又跟另外6人跟其他人失去了聯系。

  其中級別最高的,是一個指導員,他有一個指北針,大家夥就開始向北前進,只有7人的隊伍三個都是新兵,戰鬥力是很弱的,萬一被越軍發現,只會是兇多吉少。

  一行人改變了策略,改白天出行為晚上行動,越軍驕傲,晚上安排的人手比較少。

  可意外還是發生了,第四天的時候,敵人在山上發現了他們,因為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越軍就不停的往山上扔手榴彈,想把他們都給炸死。

  沒門,一行人很快離開,卻又遇見了兩名敵軍,好不容易再次擺脫,七人趕緊躲進了一個山洞裏面。

  驚喜的是,這裏面有臘肉和大米,很久沒有吃過這麼好的飯菜了,飽餐一頓之後,屬於肖家喜一人的噩夢才算是真的到來。

  他負傷了,並且和其他六個人也走散了。

  事發的晚上,大家正聽從指導員的意見在公路上走,沒走一會,就發現了幾個拿著衝鋒槍的敵人正在巡邏,上山已經來不及,唯一能做的,就是硬拼。

  肖家喜不同意,他決定自己把敵人引開,指導員肯定不同意,但敵人越來越近,肖家喜直接就衝了出去。

  敵人看到人影那是一個瘋狂開槍,看見有一片凍水田,肖家喜覺得有遮擋物總好過沒有,連忙過去,可這裏,也是暗藏玄機。

  對抗美軍的時候,越南有一種招數,就是在坑裏插滿各種削尖了的竹竿,鋪上一層植被做陷阱,這種東西,可沒少折損美軍的性命。

  幸運的是,肖家喜腳上所穿的,是部隊新發的腳底有鋼板的防刺鞋,沒有被竹簽傷害,屁股卻還是被流彈給擊中。

  鮮血涓涓的流出來,但肖家喜只能用一只手捂住接著往前跑,停下來,只會是死路一條,他亡命一般的逃跑,身後漸漸沒了追趕的人,他也終於找到了一個適合藏身的山洞,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傷口。

  一夜好不容易過去,第二天肖家喜還沒醒,敵人就開始搜山了,幸好昨天他用野草擋了一下洞口,才算躲過一劫。

  但這肯定不是長久之計。

  摸著兜裏揣著的手槍和子彈,肖家喜想若是敵人真的搜到了洞口,自己就跟他們拼命,能夠帶走一個是一個,幸好,有驚無險。

  躲在山洞不是長久之計,他肯定要離開的,這一下,指北針也沒有了,肖家喜就瞅著天上的北鬥星,沿著它的方向走。

  晚上行軍依舊不敢走大路,受傷的身體加大了上下坡的難度,所以每到下坡,肖家喜就滾下去,身上帶的吃的早就被吃完了,實在餓的不行,他就會就著鹽巴喝點水。

  正是在去水塘取水的時候,肖家喜驚訝的發現,這裏竟然長著折耳根,餓壞了的他連忙抓了一把放進自己的嘴裏咀嚼,空蕩蕩的肚子在連吃了好幾把之後終於有了飽意,肖家喜又開始行軍了。

  但他的身體狀況卻一天不如一天。

  傷口已經化膿生蛆,他用小樹棍挑了出來,又用自己的貼身衣物重新包紮了一下傷口,冷、餓、累、痛,各種情緒一遍一遍的侵襲他的身體,但自始至終,肖家喜都沒有過放棄的心思。

  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肖家喜做了一個夢,夢裏他回到了祖國,吃上了白米飯,大家夥還特意給他準備了一大盤的回鍋肉。

  醒來發覺不過是一場夢,可即便是夢,也讓他燃氣了希望,肖家喜想到了劉伯承,撐著做一個頂天立地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的心情,他開始爬,一寸一寸的向著祖國的方向。

  祖國在肖家喜的心裏,在餓到頭昏腦漲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爬到什麼時候,才是真的進入了中國地界。

  驚喜發生在他看到了一片玉米地,肖家喜之前聽說過,越南人是不種玉米的。

  我回來了嗎?

  肖家喜一遍一遍的問自己,直到被解放軍戰士發現,聽見熟悉的鄉音,他才放心的暈倒了過去。

  暈倒前想說的那句話,是:戰士肖家喜向祖國報到。

  再度醒來的時候,肖家喜吃上了熱氣騰騰的小米粥,在野戰醫院住了幾天之後被送進昆明軍區的總醫院,醫生治好了他的傷口,不過兩個月就康復出院了。

  自由的呼吸真好。

  戰士們感慨肖家喜的福大命大,若是他晚回來一個鐘頭,可能就要爬中地雷而“光榮犧牲了”。

  夢中夢到的肉在身體痊愈後終於吃上,雖然沒有成為戰場上殺敵立功的英雄,但肖家喜還是榮獲了一等功,拿到了“鋼鐵戰士”的榮譽稱號,工資也長到了每個月43.5元。

  這在當時是很高的存在了,肖家喜高興,更讓他高興的,他頂住了磨難的洗禮,雖然依舊比不上劉伯承,卻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中國共產黨黨員。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3-12-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