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四子”落定,接下來的“不造車,造好車”還有多少

博主:EmotionalEmotional 2024-01-25 72
華為“四子”落定,接下來的“不造車,造好車”還有多少

  從問界、智界到阿維塔,再到沒有公布的江淮汽車合作的車型,華為目前在“界”字輩和“問”字輩上面對於車型的布局也陸續的變得更加明朗。

  界字輩”商標包括騰界、鴻蒙界、騏界、輊界、霄界、攬界、軒界、致界、知界、羿界、向界、郝界、奕界、何界、慧界、築界、遊界、遙界、通界。

  “問字輩”商標包括問曉、問擎、問速、問星、問皓、問馳、問蒼、問耀、問鼎、問越、問浩、問坤、問騰、問世、問霄、問領、問極、問境、問洲。

  如果按照目前網端提供的信息,我們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幾乎組合起來好聽的詞語都被華為一股腦兒的拿去註冊了,而這些界字輩”商標,“問字輩”商標,華為真能用得到嗎?又或者說真的有那麼多的車企願意躬身和華為一起合作交出他們的靈魂嗎?

  其實關於“靈魂”這個事情最早的時候是源自於上汽。我們也很理解上汽對於靈魂一說的解釋,的確在智能化的信息時代,最關鍵的點,就是來自於智能駕駛輔助,以及有關於全部需要用到智能操控的部分。

  上汽說他們要把靈魂掌握在自己手裏,也無非就是希望自己去自研自主座艙,但華為入局汽車行業,他們自然而然需要讓車企為之舍去一些東西,這其中就包括了在智能座艙智能芯片上面的一些退讓。華為“四子”落定,接下來的“不造車,造好車”還有多少

  很多人說問界之所以可以成功,前提條件是賽力斯不夠強;作為單獨出現在汽車名單當中的車,賽力斯的確聲量很小,我們也必須承認,如果不是搭上華為的東風,賽力斯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在新能源汽車市場分得一杯羹汽車很難,從某種角度來說,華為正在救贖他。

  當然,像早前和北汽極狐的合作,也是華為的另一種試水;但很顯然智選車的方式更加的適合華為的出招方式,而華為也是不遺余力的做好這份工作,要知道在自家體驗店內放置新車,需要重新培訓銷售,開通服務鏈,也因為華為的招牌,大家會過分的依賴華為本身,而這一切也是華為入局造車之後需要慢慢地轉變思路的一個重點。

  所以,華為想要抓住汽車制造業的主動權,它合作車企必然需要成為像賽力斯那樣的角色,可還是那句話,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家賽力斯,但凡還能自己活下去的,都不太會願意和華為過分深度的合作,被搶了靈魂。華為“四子”落定,接下來的“不造車,造好車”還有多少

  而目前成功的案例已經有2個了,雖然不算太多,但也可以拿得出手;而我們也可以看到自智界加入後,華為的模式也慢慢地可以被復制粘貼了。而華為選車模式,也目前慢慢地變成了鴻蒙智行,這一點大家可以在廣州車展的現場能夠感受到,華為的展臺不再叫華為,而是更名為鴻蒙智行,即“鴻蒙智能汽車技術生態聯盟”,華為所打造的智選車生態品牌也慢慢地被大家接受。

  而鴻蒙智行,也已經有了自己的官方渠道。至此,我覺得華為“不造車的買賣”,算是完全浮出水面了,經歷了長達四年的時間,大家從不斷地猜疑不斷地分析,在不斷地抽絲剝繭當中,希望能夠感受到更多來自於“華為不造車,但為車企造好車”理念背後的深意,至此,我覺得這份理解會更加的透徹。

  在國內,但凡和華為沾上邊的事情都會成為爆點,這無疑再次證明了華為的影響力,車企們願意和他合作當然看重的也有影響力的部分。華為“四子”落定,接下來的“不造車,造好車”還有多少

  目前其實華為也沒有披露和嵐圖的合作方式到底是什麼,但是徐直軍是負責方案模式的主導者,所以大家外界也在猜測,這次可能並不是以智選車模式進行展開。我是覺得無論是什麼,反正華為的國家隊又多了一員猛將,而對於東風汽車本身來說,和華為的合作,肯定是能夠讓他更加的有關註度,畢竟目前東風處在一個轉型的特別尷尬時期,手上拿得出手的自主高端也不多,他們賭嵐圖,某種意義上也只有嵐圖,所以華為可以順利地和東風接上,也是一件好事情。

  那接下來就要看一下華為和江淮汽車會是一個怎樣的合作,之前網傳會有一臺百萬級的車型,但大家對於江淮汽車和百萬級,似乎沒有辦法有點太多聯系,到底怎麼樣?我們還是得看一下20224年華為的最終表現。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