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博主:小乖小乖 2024-01-25 162
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掐指一算,修勾夜店直播間已經兩個月沒開播了,而正式活動更是停了大半年。這個曾經被無數元宇宙概念媒體傳得神乎其神,能和60萬只“狗”同場蹦野迪嗨爆的“虛擬夜店”,似乎已經徹底離開了公眾的視野。

  除了參與app內測的那一小撮用戶外,已經沒人再提賽博蹦迪這種娛樂,至於什麼修貓夜店之類的模仿者,更是早已停止了活動。開源的各類夜店直播間傻瓜包不再更新,21年與22年的B站直播間夜店盛況,宛若一場短暫的夢。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但意外的是,夜店直播間死了,跟著夜店熱度走入大眾視野的互動遊戲直播間,卻還活著。

  早在21年,B站就在單機遊戲的分欄中添加了彈幕互動遊戲分區,到了現在,則幹脆獨立出了專門的“互動區”,並按照熱門類型進行了細分。

  這些遊戲分類各不相同,但共通的一點是:由玩家在直播間使用彈幕進行操作。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這種遊戲方式並不新鮮,早在2014年,Twitch平臺上就有人嘗試過了。

  在傳統遊戲直播中,觀眾通常是被動的旁觀者,觀看主播親自操控遊戲。但“彈幕互動遊戲”獨辟蹊徑,將遊戲掌控權交還給了觀眾。在這種模式下,觀眾通過發送彈幕指令,可以共同參與遊戲的操作,而不是依賴主播。

  這個概念在Twitch平臺上被命名為“Twitch Plays”。對於Twitch來說,它的魅力在於,觀眾們可以集思廣益,共同決定遊戲中的行動,有時甚至會因為千人同時操作而產生令人捧腹的搞笑場面。

  當年主播Pointcrow就搞過這麼一場活動,並全程引導彈幕,最終讓直播間裏的大家齊心協力,通關了《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但中國觀眾,不吃這一套。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多人彈幕協作,講究一個所有人靠著直播間交流達成共識,還要集體抱團對抗搗亂的樂子人,哪怕是通關了塞爾達的Pointcrow直播間,一開始也被惡意的觀眾多次引導跳崖,拉高了整個直播間的血壓。

  有這個精力,我玩點專門的PVP遊戲不好嗎?非得在這兒活受罪?

  於是乎,在直播間互動熱潮來臨後,火起來的是一眾高互動高競技,低協作的遊戲。

  最開始出現的,是積分系。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比如《炸星球》,觀眾只需發送彈幕即可“發射”導彈,並依靠積累的積分或者打賞運用更強的道具,最終擊潰守擂玩家。

  但這種遊戲操作性太低了,很快就淡出了大家的視野。

  現在的積分類,基本上是“星際流”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玩家分為多個陣營,由AI進行自動且勢均力敵的長久戰鬥。

  利用不同的彈幕指令,可以召喚不同單位,每個玩家的操作彼此獨立,但如何在自己有限的參與裏利用遊戲機制打出優勢,成為了遊戲的關鍵。

  而不願被隊友拖累的人,則會選擇修仙類的半放置RPG。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更進階的,就是黃金礦工吃雞這種,純粹的對抗。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你甚至可以,在直播間裏玩狼人殺。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事實上,B站的這些彈幕互動遊戲,某種意義上並非“Twitch Plays”在國內的變種,而可能是源自某種更古老的童年回憶:

  曾經,有個東西叫做點播臺。

  那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只要一通付費電話,就可以點上一首歌,一集動畫,讓同樣在收看該頻道的觀眾一起觀賞。

  無數不知名的年輕石油佬們在那裏比拼手速,爭奪C位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而在後期,點播臺打通差異化賽道,通過特有抓手找到了自己全新的垂直領域:互動遊戲!

  當時的孩子們,可以通過電話點撥打的形式,按下數字鍵,操控屏幕上的角色來遊玩經典的街機遊戲。電話操作和電視信號的雙重延遲,讓絕大部分遊戲的難度邁入了地獄級,當你在電視上看見了敵人的位置,按下電話數字讓角色出招時,可能你的角色早就倒地了。

  而被電視上“菜的摳腳”的節目效果餵飽了的玩家們,則會躍躍欲試地撥打電話,去驗證自己腦內的思路。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很難想象當年大家是怎麼通關合金彈頭的

  彈幕互動遊戲的體驗,其實更接近於點播臺遊戲,靠著數字輸入來頂著延遲遠程互動,每輪遊戲可能只需幾分鐘,可購買的遊戲道具也有限,但只要不是自己在操作,看著其他人的高血壓玩法,就會產生一種自己上能玩得更好的錯覺。

  觀眾們在這裏可以找到與其他觀眾一同玩遊戲的樂趣,就像大家一起聚在電視前用電話玩遊戲那樣。這種互動性和共同體感是彈幕互動遊戲的魅力所在。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另一方面,和修勾夜店一樣,這些遊戲最早的平臺,大多在抖音。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但由於平臺本身其實並不太支持這類無需直播者本人的互動頻道,以“引導消費”的名義進行了多次整改,導致這些彈幕互動遊戲紛紛出逃其他直播網站。

  而B站則不同,他們不僅開設了專有分區,甚至在創作者中心,準備了彈幕互動遊戲功能開發文檔。

  這種運用在直播間的小遊戲本就沒什麼開發難度,在B站給出相關的開發文檔後,更是變得可以輕易復制。

  隨著修勾夜店在互聯網上一夜爆紅,這類彈幕互動遊戲也跟著水漲船高,被冠以了新風口之名,甚至虎牙、鬥魚、快手等直播平臺紛紛開搞,動輒同直播間成千上萬人,到處都是招資廣告,一切似乎都在蒸蒸日上。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然後疫情就結束了。

  虛擬夜店成了第一批消失的直播間,緊隨其後的是各種最簡單的全自動直播間。適逢各大平臺為了防止AI和虛擬人大量增值,哪怕你直播彈幕互動遊戲,也必須配一個真人主播出鏡,在那裏一直念臺詞和互動。

  問題是,誰願意打個遊戲還有人在旁邊一直喋喋不休呢,真要發彈幕和主播聊天的人根本不會來遊戲直播間。

  各種曾經被吹成新風口的直播間紛紛關閉,提供各種互動夜店和互動遊戲的公司也轉變了業務,動輒幾百上千人參與的直播號,也停止了更新。

  但活躍在B站的那批基於少部分玩家共樂樂的遊戲,卻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們沒有強制真人運營的成本,也不需要承擔四位數用戶同時操作的服務器成本,逢年過節還能來點小活動,似乎只要B站還在一天,他們的摸魚小遊戲就能開一天。B站的摸魚彈幕小遊戲,成了互動直播的茍命王

  前推一年,誰也不會想到:B站的這些摸魚彈幕小遊戲,最終會成為互動直播間賽道的茍命王。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