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博主:小乖小乖 2024-01-24 164
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Celsius 的錢包裏有約 58.4 萬枚 ETH(14 億美元),迄今為止已將 9.2 萬枚 ETH 轉移到 Coinbase 和 FalconX。

  許多人評論說,Celsius 仍有超過 50 萬枚 ETH 可供拋售,我認為這是錯誤的說法。經過 40 多個小時的調查研究,我將根據法律文件解釋為什麼我認為這是錯誤的。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背景

  2023 年 12 月 27 日,法院批準 Celsius 繼續進行「MiningCo 交易」——這是為其提供的一條擺脫破產的途徑,關鍵條款如下:將註資 2.25 億美元成立一家比特幣礦業公司;大約 21 億美元的流動性加密貨幣(定義為 BTC 和 ETH)可分配給債權人。與 PayPal 和 Coinbase 就向債權人分配流動性加密貨幣達成協議;

  Celsius 持有的加密貨幣

  最新的法庭文件提供了截至 2023 年 10 月 20 日 Celsius 的加密貨幣持倉情況:88.8 萬枚 ETH(或等值 ETH);3.8 萬枚 BTC(或等值 BTC);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債權人索賠類別

  (註:索賠時以 ETH 價格為 1088 美元進行估值,同時進一步的資產分配兌換比例的表格尚未發布,這將決定某些索賠類別根據其索賠金額將獲得多少 ETH/BTC,但這可能接近當前價格。)

  此外,由於進一步的案情更新和加密貨幣價格的波動,具體索賠數字可能有所不同。

  可提取托管索賠和一般托管索賠:可提取托管索賠將獲得 100% 的賠償,一般托管索賠將獲得占其索賠金額 72.5% 的賠償。

  這些索賠是根據索賠人截至申請日期(2022 年 6 月)的代幣余額,以實物形式進行分配。

  確切的代幣金額並未公開,因此為了簡單起見,本文使用公開提供的美元金額——即 2.06 億美元進行計算。

  這部分的索賠分發工作目前已經開始。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零售借款人存款索賠:簡單來說,只要借款人償還未償還金額,資金將以 BTC 或 ETH 形式返還。

  這意味著有 6.07 億美元基本上不用計算在內,並作為加密貨幣返回。

  一般收益索賠(和其他無擔保債權):這是最重要的索賠類別,占據高達 39 億美元的索賠總額。

  這個問題更加微妙,取決於投票選擇和其他因素,為了簡化起見(並忽略許多細微差別):索賠人平均將獲得約 40 億美元索賠總額的 61.2%,相當於約 23.9 億美元。

  其中包括「流動性加密貨幣」(定義為 BTC 或 ETH),以及新註資設立的礦業公司的普通股和訴訟收益(如果有的話)。

  方便索賠(convenience claims):同樣,這將以流動加密貨幣(ETH 或 BTC)的形式進行分配。

  由於確定索賠金額時使用的換算率不同,且 BTC/ETH 待分配,目前很難確定到底有多少代幣將返還給索賠人。

  這部分索賠預計將在未來幾周內開始發行,換算率將提前公布。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如圖所示,預計支出約為 3.5 億美元,其中包括 7500 萬美元的縮減預算,該預算將保存在托管賬戶中,Celsius 很可能已經清算了其持有的部分 ETH 來為這些費用提供資金。

  此外,還為未解決的索賠保留了 6.13 億美元的儲備金。我們可以假定,在可預見的將來不會觸及這一數額,而且預計將有很大一部分分配給索賠人。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這是流動加密貨幣 + MiningCo 普通股的組合,目前尚不清楚其中加密貨幣的比例是多少,為簡單起見,本文假設 6.13 億美元全都是加密貨幣。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數據加總

  因此總的來看,截至 2023 年 10 月 20 日,Celeius 持有 88.8 萬枚 ETH 和 3.8 萬枚 BTC,按照截至 2024 年 1 月 17 日的定價,這部分加密資產總額約為 37 億美元。

  根據 Arkham 的數據,Celsius 目前持有 58.4 萬枚 ETH(約 15.1 億美元)和 9800 枚 BTC(約 4.22 億美元)——總計 19 億美元的加密資產。

  如果我們假設「Celsius 已經拋售了他們的 ETH」,那麼就意味著 24.4 萬枚 ETH(5.73 億美元)已經被處置。

  由於截至 2023 年 10 月 20 日沒有收錄到 3.8 萬枚比特幣,因此 Arkham 可能遺漏了一些 Celsius 錢包,所以現階段還不清楚是否已經處理掉了多少枚比特幣。

  考慮到當前「流動性加密貨幣」的總量,本文將基於今天的價格,並假定 Celsius 仍然擁有全部 3.8 萬枚 BTC,且 ETH 和 BTC 之間是 60/40 的分配比例。

  根據之前的圖片:6.13 億美元作為未解決索賠的儲備金(60% ETH:約 15.6 萬枚 ETH);3.5 億美元用於支出(60% ETH:約 8.9 萬枚 ETH)1.24 億美元的托管索賠將以加密貨幣形式分發(根據此前計算可能只有 2.6 萬枚 ETH),自 2023 年 11 月以來,一直在持續進行;2.42 億美元的方便索賠以加密貨幣形式返還(60% ETH:6.2 萬枚 ETH);21 億美元用於無擔保索賠(包括一般收益索賠)(60% ETH:53.6 萬枚 ETH);

  總結一下:起始余額為 88.8 萬枚 ETH減去 8.9 萬枚 ETH 費用 = 79.9 萬枚 ETH;減去 15.6 萬枚 ETH 儲備金 = 64.3 萬枚 ETH;減去 2.6 萬枚 ETH 用於托管索賠 = 61.7 萬枚 ETH;減去 6.2 萬枚 ETH 分發方便索賠 = 55.5 萬枚 ETH;

  然後還有無擔保債權(例如一般收益債權)需要分發,這占據了絕大多數索賠金額,預計將為此分配 21 億美元的流動性 ETH 和 BTC。

  如果我們仍然假設是 60% 的 ETH 和 40% 的 BTC 比例,按當前價格計算,這就是 53.6 萬枚 ETH,也即 Celsius 目前僅持有 58.4 萬枚 ETH 。

  且 Celsius 不能「拋售所有 ETH」,否則他們就無法履行對債權人的法律義務。

  值得註意的是,Coinbase 和 PayPal 都是 MiningCo 交易條款下索賠的分銷代理,因此在不久的將來,Celsius 可能會向 Coinbase 進行更多轉賬。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他們正在拋售(如上所述,他們的拋售量極其有限)。

  需要註意的一件事是,向 Coinbase 和 FalconX 的大額轉賬是在 2023 年 11 月 13 日才開始的——在破產法院確認最初的破產計劃幾天後。

  該計劃中的條款規定,Celsius 盡快用現金支付某些托管賬戶(例如專業費用)——這可能解釋了其向 FalconX 存款的原因。

  此時,某些托管索賠人也有資格提取其實物代幣,這或許可以解釋 Coinbase 的轉賬。

  還有約 15.6 萬枚 ETH 被保存在一個獨立的儲備賬戶中,用於未解決的索賠——這可能解釋了 Coinbase 的幾次轉賬。

  結論:Celsius 的 ETH 已出現缺口

  就目前情況而言:

  Celsius 目前擁有 58.4 萬枚 ETH,約 53.6 萬枚 ETH 將以實物形式分發給無擔保索賠的債權人;6.2 萬枚 ETH 將以實物形式分發,用於方便索賠;大約 2.6 萬枚 ETH 可能已經發送到 Coinbase 和 Paypal 來處理托管索賠分配。

  根據這樣的計算,目前 Celsius 的 ETH 已經出現了缺口(根據 60/40 的分配比例),所以 Celsius 利用其剩余的 ETH 持有量能做的事情極其有限。

  考慮到過去幾周向 FalconX 的轉賬,Celsius 很可能已經賣掉了需要賣掉的 ETH 來資助所述費用和開支(如 2.25 億美元 MiningCo 資本化和專業費用)。

  預計生效日期將在 2024 年 1 月 31 日左右開始,並且隨後應該會全面開始分發。簡而言之,Celsius 不太可能擁有更多(如果有的話)的可用 ETH 來實際出售。

  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瘋狂細節

  順便說一句,Celsius 案件非常瘋狂,以下是我在文件中發現但未被廣泛報道的一些驚人事實:

  當 GBTC 的交易溢價為 40% 時,Celsius 向灰度投資了約 9.5 億美元。但 GBTC 溢價很快變成負數,導致 GBTC 損失約 1.3 億美元,其他灰度資產則損失 3000 萬美元。

  這筆交易被稱為「黑寡婦」(Widowmaker),導致許多加密巨頭(例如 Three Arrows Capital)覆滅。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2021 年 2 月 2 日,Celsius 向 StakeHound 轉移了 3.5 萬枚 ETH(相當於現在的 8800 萬美元),以便在本地與驗證者進行質押。

  3 個月後,StakeHound 通知 Celsius ,驗證器的私鑰丟失了——導致這部分 ETH 永遠被鎖定。

  StakeHound 將責任歸咎於 Fireblocks,而 Fireblocks 對此予以否認,目前美國和以色列有幾起與此相關的法庭案件正在審理中。

  如果私鑰真的永遠丟失,那麼這會增加 ETH 的通貨緊縮。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Celsius 接受了 FTX 和 Alameda Research 以 FTT 和 SRM 形式提供的貸款抵押品。

  值得註意的是,Celsius 向 Alameda Research 提供的 8.14 億美元貸款由 5.2 億美元的 FTT 部分抵押。

  到 2022 年 5 月,FTT 和 SRM 占 Celsius 承諾的所有抵押品的 50%。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Celsius 引入了機構貸款信用評級系統,並且確實設有信用限額。然而這些規定並不總是得到遵守,許多貸款大大超出了信用限額,例如:向 Tether 提供的貸款是其信用額度的 2 倍;向 Three Arrows Capital 提供的貸款是其信用額度的 3 倍;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2022 年初,Celsius 在 Terra 的 Anchor 協議中部署了至少 3 億美元的 ETH。

  他們的風險團隊對此表示反對,但最終仍繼續進行,並且在 Terra 崩潰時,Celsius 已在 Terra 上部署了 9 億美元。

  幸運的是,他們在 UST 脫鉤期間迅速采取行動,僅損失了約 3000 萬美元。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Celsius 涉足交易所交易策略,但這對他們來說似乎是一項成本高昂的商業活動,但由於現金和套利交易失敗,損失達 1.5 億美元。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2022 年 1 月,BTC 在 2 個月內從 6.9 萬美元下跌至 3 萬美元的低點,Celsius 前首席風險官聲稱 CEO Mashinky 指示交易部門在 1 月 23 日和 24 日拋售所有 BTC。

  這導致 Celsius 凈賣出約 6750 枚 BTC,幾天後 CEO Mashinky 通過 Whatsapp 下達指令回購 3750 枚 BTC。

  Celsius 的策略是不進行定向交易,但據稱 Mashinky 繞過了該策略,包括越過了財務和風險領導層,直接指示交易部門拋售(在底部),直到幾天後才以更高的價格買回。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此外,Celsius 的工作人員顯然對 Mashinky 在現場表演中的言論極為關註。情況變得十分糟糕,以至於幾名 Celsius 員工的任務是從互聯網上刪除所有這些痕跡。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Celsius 斥資逾 3.5 億美元從二級市場購買 CEL,有時公司甚至沒有足夠的資金來這麼做(提示:你就是收益)。

  與此同時,CEO 和其他高管出售了他們個人持有的大量 CEL 代幣。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超 50 萬枚 ETH 待拋售?隱藏在 Celsius 背後的數據與瘋狂

  我不是律師,以上內容是我對 Celsius 當前情況的解讀,由於過去幾天閱讀了數千頁和大量文件,因此可能存在一些錯誤或誤解。

  我歡迎任何一直關註 Celsius 破產案的人糾正我的錯誤,或者留下評論並告訴我為什麼我不應該再看好 ETH。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4,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