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博主:NostalgiaNostalgia 2024-01-28 100
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胡塞武裝第一次進入大眾視野,始於多年前,那些拖鞋軍大戰中東王爺的段子

  實際上只有在過去的很短一段時間內,“拖鞋軍”才是胡塞武裝的真實形象

  今日的胡塞武裝,是一支無限接近於正規國家的北也門割據政權,而北也門作為整個也門人口最為密集的區域,控制了北也門的胡塞武裝,已經是事實上的也門之王

  不過胡塞武裝從深山一路打到首都並非一蹴而就,在胡塞武裝的“登基之路”上,最重要的事件,莫過於同前總統阿蔔杜拉·薩利赫的,一段孽緣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然而半個多世紀過去之後,沒有人會想到梟雄輩出的也門亂局中,最終獲勝的,居然是曾經大反派的後裔胡塞武裝

  不過今日胡塞武裝的成功,並非一蹴而就的結果,胡塞武裝漫長的崛起之路,自始至終,都無法繞開也門前總統阿蔔杜拉·薩利赫

  在講述薩利赫的故事之前,不妨再來回顧一下中東政治的根本邏輯,近代以來,多數中東國家擁有著幾乎完全一樣的社會背景

  相對於經濟水平極度落後的社會形態、數量龐大且快速增長的人口、無孔不入的宗教勢力

  這幾個共通點,讓所有的中東國家,都走在一條共同道路上:因為社會形態落後,中東國家都會以王國政府為起點

  然而王國政府是經濟發展的阻礙,因此王國政府會被政變推翻,但因為有能力執行政變的只有軍隊,因此政治強人將會成為中東國家的第二個形態

  不過個人獨裁往往會帶來統治集團固化,因此政治強人統治的時間越長,國家內部積累的壓力就越多

  最終隨著中東人民的逐漸覺醒,政治強人的出路,要麼是被本國憤怒的人民推翻,要麼是被借機幹涉的外國勢力帶走

  而塵埃落定之後,新國家究竟是仿效西方建立所謂的“民主國家”,還是建立“伊斯蘭特色”政權,則全看第二階段的結果

  我之所以花了這麼多篇幅講中東政權的內在邏輯,就是因為也門的故事,幾乎是上述道路的標準劇本,而在也門故事中的那個“政治強人”,便是身兼胡塞武裝“大靠山”與“大對頭”的前總統薩利赫

  1962年,北也門發生了歷史上第一次政變,在這次政變當中,被視為保守勢力的王國政府被推翻,然而作為中東最為落後的地區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王國政府雖然失去了權力,但卻沒有快速退場,1962年政變之後,以宗教勢力為主的王室的支持者,在也門北部山區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武裝叛亂

  這場叛亂的最終結局,本應是北也門新政府徹底清剿叛軍,然而因為南也門的突然獨立,被打亂了節奏的北也門,只得提前同宗教勢力握手言和

  北也門雖然也是一個阿拉伯國家,但這個國家的宗教派別,卻同傳統的遜尼派阿拉伯國家有所不同

  在北也門,遜尼派與什葉派各占半壁江山,然而也門的什葉派教徒,卻屬於一個幾乎只分布於也門的更加小眾的派別——宰德派

  在北也門內戰中,宰德派高層是王國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因此當北也門新政府同宗教勢力議和之後,如何處理這批未能剿滅的叛軍,就成了新政府要面對的重要問題

  七十年代的北也門,最終選擇了走捷徑,他們認為只要選出一位具有宰德派背景,但是在意識形態上同新政府保持一致的領導人,便能在不讓政權變色的同時,消弭宰德派勢力繼續反叛的苗頭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在這種想法的支持下,宰德派信徒薩利赫於1978年,正式登上了也門舞臺

  1978年的北也門,已經度過了政變後的混亂時期,隨著薩利赫繼承總統職位,這個已在先前徹底掌握北也門軍隊的野心家,成為了也門劇本中第二段的主角——政治強人

  有了軍隊作為後臺,薩利赫的獨裁統治極其平穩,而作為一個宰德派信徒,曾經與北也門刀兵相見的宰德派武裝,也對這位總統客客氣氣

  薩利赫在執政早期並沒有對宰德派趕盡殺絕,除了他本人就是宰德派教徒之外,還有該教派在北也門廣大的群眾基礎、以及宰德派在早期充當了也門與伊斯蘭世界的傳話筒不無關系

  在總統的默許之下,宰德派宗教勢力長期把控著也門北部山區內兩個小省份的權力,宰德派宗教領袖侯賽因·胡塞還一度進入也門政界

  沒錯,這個侯賽因·胡塞正是日後胡塞武裝的創始人,但是對薩利赫而言,宰德派在他眼裏,自始至終都是一個棋子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侯賽因·胡塞之所以能在1993年進入也門政府,根本原因在於,剛剛完成統一成為全也門總統的薩利赫,需要在新的也門議會中安插更多北方勢力,以完成對南方派別的全面碾壓

  胡塞在最初並沒有想到這一點,在擔任了也門眾議員之後,他一邊幫助薩利赫裝腔作勢,一邊在也門內部宣揚宰德派教義

  然而沒過多久,站穩了腳跟的薩利赫就認為胡塞沒有利用價值,以其宗教觀點過於激進為借口,將他剔出了也門政府

  薩利赫的卸磨殺驢讓胡塞無比震驚,在之前的二十多年,同北也門政府媾和的宰德派勢力一直都非常溫順地盤踞在北部山區

  然而這一切,不過是薩利赫為了促進也門統一做出的權宜之策,本質上講,薩利赫雖然是一個宰德派信徒,但是他不完全認可宰德派教義,更不可能響應胡塞號召,建立一個伊斯蘭伊朗式的宗教國家

  在想明白了這一點後,胡塞只能選擇起兵,在三十年的和平之後,再次啟動同也門政府的對抗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然而胡塞的武裝叛亂之路極其不順利,過河拆橋的薩利赫早就料到了被自己用完即棄的胡塞會心生不滿

  當胡塞在也門深山中厲兵秣馬,等待起兵時機的同時,薩利赫也在積蓄力量準備將其一網打盡

  伊拉克戰爭開始之後,整個中東的局勢都開始出現失控預兆,胡塞覺得叛亂時機已經成熟,於是在2004年起兵,矛頭直指薩利赫

  可這正中薩利赫下懷,作為已盤踞也門近三十年的獨裁者,軍隊出身的薩利赫不可能在戰場上輸給一群外行

  當年九月,薩利赫就指揮也門政府軍擊斃了胡塞本人,但清剿北部山區的過高成本,以及顧及同為宰德派的面子,薩利赫並沒有借機對宰德派趕盡殺絕

  實際上在也門第一次統一之後,薩利赫最大的敵人,一直是希望在全也門擴大影響力的南也門政客,而宰德派正是能制衡南也門的一張好牌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因此在胡塞死後,薩利赫繼續縱容宰德派對也門北部山區省份薩達省的控制,這些胡塞的支持者也正是借著這個機會,將組織名稱正式定為“胡塞武裝”

  為了給自己的獨裁統治找借口,薩利赫在此後多年,一直同胡塞武裝進行著斷斷續續的交火

  內敵的威脅,也成了他無限延長自身統治的最好借口,然而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2011年,這位不可一世的也門統治者,終於玩脫了

  當阿拉伯之春爆發之後,薩利赫就意識到,這股燎原野火燒到自己,就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三十多年的統治讓他樹敵頗多,除了洶湧的民意之外,統一後被壓制的南也門政壇,早就對這位賴著不走的獨裁者非常不滿了

  在反對派聯合起來通知薩利赫交出權力時,他一方面開始拖延時間,另一方面則開始暗中同胡塞武裝展開聯系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在此前出工不出力的“清剿”中,也門政府軍除了擊斃胡塞本人以外,並沒有對該組織進行有效打擊,薩利赫甚至默許了來自境外的伊朗,打著什葉派旗號對胡塞武裝提供支持

  而這一切,除了制衡南也門勢力之外,給自己一個金蟬脫殼的去處,也是薩利赫考慮的重要因素

  在收到薩利赫的消息之後,胡塞武裝欣然接受了這位獨裁者的請求,有了胡塞武裝做後臺,薩利赫先是不情願地將也門總統的位置讓給了南也門人哈迪

  轉手就開始召集自己的支持者,同胡塞武裝勾勾搭搭,幾乎是在薩利赫前腳卸任總統,胡塞武裝後腳就宣布徹底控制也門北部兩個山區省份

  同時以此為據點,展開對哈迪政府的“南征”,其實在這一階段,同薩利赫展開暗中合作的胡塞武裝就已經開始脫離“拖鞋軍”,向一支正規軍隊轉變

  而南也門人哈迪雖然趕走了薩利赫,完成了南也門政壇鯨吞全也門的目標,但是卻一天安穩日子都沒有薩利赫放縱胡塞武裝,究竟是“養虎為患”還是為了“金蟬脫殼”?

  此時的也門,北有胡塞武裝南有基地組織,在南也門勢力控制的也門政府內部,維持也門統一與南也門再次獨立兩派之間,矛盾也越來越大

  哈迪政府的混亂為胡塞武裝的成功“南下”創造了機會,2014年9月胡塞武裝突然宣布同前總統薩利赫建立聯盟

  而在薩利赫的支持者中,又有大量曾屬於也門共和國衛隊的精銳軍事人員,在這批人員的幫助下,胡塞武裝快速南下,僅僅花了不到半年時間,就與首都的支持著裏應外合,拿下了全也門的政治中心

  此時的薩利赫,終於借著自己曾經用過即棄的胡塞武裝,在阿拉伯之春後再次君臨也門首都

  然而時過境遷,如今的胡塞武裝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謀求政府職位的小派別,而變成割據一方的也門軍閥

  薩利赫能否在胡塞入主薩那之後再次施展手段,重回也門總統寶座?我們下期再見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8,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