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博主:EmotionalEmotional 2024-01-28 220
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1969年,與埃及接壤的伊德裏斯王朝內出現了一個“天降猛男”——卡紮菲,他一手策劃了利比亞“九月革命”,推翻伊德裏斯王朝的封建統治,建立了現在的北非國家利比亞。

  也就是說,在2011年利比亞反對派發動政變推翻卡紮菲政權之前,卡紮菲獨裁利比亞長達42年之久。

  卡紮菲生前育有七子一女,其中第五子穆塔西姆是第二任妻子薩菲亞所生,也是後來卡紮菲政權明面上的接班人。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卡紮菲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穆塔西姆出生於1977年底,他的全名為穆塔西姆·比拉·卡紮菲,從父親為他起的這個名字就能夠看得出來,卡紮菲對他寄予了厚望。

  按照利比亞當地的取名習俗,一個利比亞人的全名一般由本名、父名以及所屬家族三個部分組成,但卡紮菲改變了穆塔西姆的取名方式。

  他名字中的“穆塔西姆”原本是古代曾經統治過利比亞地區的阿拔斯王朝第八任哈裏發(皇帝)的名字,而“比拉”則是阿拉伯語當中用以指代“神明”相關詞語的詞綴。

  “穆塔西姆·比拉”連起來就是“聖主護佑”之意,可見父親卡紮菲的“望子成龍”之心。

  當然,“卡紮菲”正是他所屬的家族。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幼年的穆塔西姆(右一)

  而穆塔西姆的名字,似乎也昭示著他曲折的一生。

  穆塔西姆在年幼時就深得父親卡紮菲的寵愛,小時候就不時跟隨卡紮菲出席政治活動。

  不過,青年時期的穆塔西姆有些“叛逆”,父親卡紮菲曾希望並且準備安排他去讀法學專業,好繼承家業。

  但被穆塔西姆拒絕,他選擇進入法塔赫醫學院(註:這所院校位於利比亞首都的黎波裏,不是印度尼西亞的法塔赫大學),攻讀醫學。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穆塔西姆

  後來大學畢業後才決定棄醫從武,去了埃及軍事學院接受系統化的軍事訓練,前埃及總統穆巴拉克是卡紮菲的好朋友,他曾親自給穆塔西姆授勛。

  與卡紮菲在利比亞國內以及海外的名聲都存在激烈爭議不同,穆塔西姆回國參政之後顯得尤為低調,出席公眾場合也給人以穩重的形象。

  這使得他相對於卡紮菲的其他子女,在利比亞國內可謂是深得民心,這也是卡紮菲所期望的繼承人要具備的基本素養。

  而穆塔西姆也不負父親的期望,他參政以後一步步受到父親的倚重,直至成為當時卡紮菲子女當中職權最高之人。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相比於穆塔西姆,他的二哥賽義夫可以說是最受老卡紮菲疼愛的孩子。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賽義夫從利比亞法塔赫大學畢業之後,卡紮菲又讓賽義夫北上入歐,在歐洲多個發達國家學習經濟學知識,後來他又取得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博士學位。

  而賽義夫在西方發達國家多年的遊學經歷,不僅系統地接受西方教育,也被西方思想所洗腦,成為一個全面倒向西方之人。

  因為他深受卡紮菲的寵愛,也是最能與老卡紮菲聊得來的子女,在與父親的日常談話之中,賽義夫暢所欲言,大力向父親傳播西方思想,卡紮菲在潛移默化之中也受到了影響。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賽義夫

  卡紮菲之所以會從一開始對美國采取對抗的策略到後面轉變為主動與美國媾和,除了迅速垮臺的薩達姆政府讓卡紮菲見識到美國軍事實力之強大,背後也有兒子賽義夫在不斷推動父親“倒西”。

  於是,卡紮菲將對西方國家的外交大權交給了賽義夫。

  鑒於此,一些西方媒體便開始捕風捉影,宣揚賽義夫可能會成為卡紮菲的接班人。當然,這也是他們希望看到的。

  不過,後來的事實證明,在這場儲君之爭中,最終的獲勝者毫無疑問是穆塔西姆。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賽義夫(中間)

  在從政生涯當中,穆塔西姆的表現更得父親的倚重。

  卡紮菲的子女當中,大哥穆罕默德·卡紮菲對政壇完全沒有興趣,在政權未垮臺之前,他掌控著利比亞國營郵電公司,一門心思只為賺錢。

  三哥薩阿迪·卡紮菲唯獨癡迷於踢足球,自詡為足球天才,是利比亞足球協會的主席,也曾是利比亞的國腳,不過有些西方的足球教練批評他的水平不過是個“業余的”,但利比亞人並未放在心上,在他們眼裏薩阿迪仍是為國爭光的好球員。

  而四哥漢尼拔·卡紮菲名氣相對而言小了許多,他則是不愛江山、不愛足球,獨愛美人,常年出沒於歐洲巴黎、羅馬、倫敦等大都會城市,夜夜笙歌,紙醉金迷。

  七弟哈米斯·卡紮菲雖然對政事不感興趣,但他熱衷於軍事,掌管著老卡紮菲麾下的“禦林軍”——哈米斯旅,是軍事實力最強的子女。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哈米斯·卡紮菲

  小妹艾莎·卡紮菲則是聯合國發展計劃署的駐利比亞親善大使,她性格火爆、疾惡如仇,在外人看來最像父親老卡紮菲,對待仇人總是要第一時間“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不過,老卡紮菲的八個子女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生活奢靡異常。每一位子女都有自己的獨立大別墅,內部設施齊全,家具考究、奢華,擺滿了各種西方國家的名牌奢侈品,就連卡紮菲也是如此。

  也不得不說,卡紮菲的子女個個“天賦異稟”,只有賽義夫和穆塔西姆熱衷於權力,而卡紮菲政權的儲君之爭主要是兩人之間的互相攻訐。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與二哥賽義夫高調且全面倒向西方相反,穆塔西姆主張讓父親回到早期那般與美西方對抗,於是和賽義夫之間發生了激烈的政見衝突。

  在2005年的時候,穆塔西姆與賽義夫同室操戈,只因一家可口可樂工廠。

  可口可樂在利比亞的廠子早年原本是在穆塔西姆名下,由他管理的,但有一段時間穆塔西姆離家出走,這使得他的資產都被其他的子女瓜分,其中可口可樂工廠就被二哥賽義夫奪去。

  05年,穆塔西姆為奪回工廠的控制權大打出手,直接動用武力將賽義夫安排在廠內的親信全部驅逐,其中也有賽義夫的表親,導致兄弟二人本就不和的關系瞬間走向冰點。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但這並未對穆塔西姆的仕途,或者說並未影響到卡紮菲對他的重視。

  07年,卡紮菲專門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穆塔西姆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全國安全總指揮等職位。

  值得一提的是,穆塔西姆在當時是卡紮菲八個子女當中唯一一個掌握政府權力之人,二哥賽義夫雖然與他發生了衝突,但賽義夫只是利比亞親西方機構卡紮菲慈善基金會的主席。

  不過與賽義夫的矛盾也讓穆塔西姆提高了警惕,畢竟賽義夫是最能夠說動父親的子女,他必須防止賽義夫在父親耳邊吹風,撬動他的儲君之位。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因此,穆塔西姆請求父親像其他兄弟妹妹一樣,給予他組建私人衛隊的資金及權利。(當時卡紮菲的子女都有組建衛隊的權力)。

  於是,卡紮菲大手一揮,從國庫裏撥款280億美元供穆塔西姆建立私人軍隊。

  手裏握著槍桿子的穆塔西姆,已經完全不懼賽義夫的威脅,更別說當時卡紮菲政權上下傳出來的信號就是穆塔西姆成為了“儲君”。

  2009年,穆塔西姆曾前往美國訪問,期間得到了美國國務卿希拉裏的接見。

  這是當時利比亞有史以來在與美國的外交關系上得到的最高規格的接待,不僅震動了利比亞全國上下,也成為穆塔西姆最為知名的外交成就。

  但兩年後,走向“人生巔峰”的穆塔西姆就與父親的下場一樣,在內戰中被叛軍槍殺。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受到“阿拉伯之春”運動的影響,2011年,利比亞爆發顏色革命,利比亞民眾要求獨裁者卡紮菲立即下臺,利比亞政府必須改革重組,建立民主制度,成為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

  暗中潛伏已久的利比亞反政府武裝正式發動叛變,建立全國過渡委員會,向卡紮菲政權發起了倒臺戰爭。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趁虛而入,幫助利比亞叛軍進行政治顛覆。

  打仗,講究一個師出有名。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就通過操控聯合國發動對朝鮮的戰爭,在對利比亞問題上,美國故技重施,推動聯合國通過決議制裁卡紮菲以及“儲君”穆塔西姆。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利比亞叛亂

  當時中國政府剛剛將最後一批在利比亞從事建設工作的中國工人撤出,法國的導彈就迫不及待地落在了利比亞的土地之上,利比亞從此陷入戰爭的泥潭之中。

  得益於美、英、法等國家的強勢幹預,利比亞反政府武裝攻勢異常猛烈,卡紮菲的親衛隊很快就抵擋不住。

  是年8月,反政府武裝攻破的黎波裏,這是利比亞的首都。

  所謂大難臨頭各自飛,卡紮菲的子女四散而逃,前往其他國家避難,兒子賽義夫躲到利比亞的其他城市,只有五子穆塔西姆和七子哈米斯堅定地守護在父親身邊。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兒子賽義夫勸父親出面與西方和談,保住性命,但代價自然是要下臺。

  五子穆塔西姆和七子哈米斯是堅定的主戰派,他們認為此時向美西方低頭無異於白送人頭,力諫父親誓死抗爭,得到了父親的采納,他們準備通過持久戰與叛軍、美西方對抗。

  首都業已攻破,卡紮菲和穆塔西姆只好逃回大本營——老家蘇爾特,蘇爾特是卡紮菲最強有力的支持者,正如外媒所認為的那樣,這是卡紮菲的最後一座堡壘。

  在蘇爾特不斷地變換藏身之處,籍次躲過搜捕,而穆塔西姆則全權負責蘇爾特的防務,二人為防止被美國人雙雙追蹤,決定分頭行動。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但美國的軍事偵察技術不可謂不發達,在幾千公裏之外就鎖定了卡紮菲與穆塔西姆的蹤跡。

  八月底,七子哈米斯率親衛隊精銳“哈米斯旅”英勇抵抗,最終戰敗而亡。

  10月20日,由於蘇爾特遭到北約組織長時間的連續轟炸,已經成為一片廢墟,卡紮菲被迫準備在這天蘇爾特,然而他沒來得及逃出去,被叛軍抓捕,在一陣折辱之後將其射殺。

  而五子穆塔西姆也同樣在這一天殉難。

  穆塔西姆被反政府武裝抓捕之後,反動分子拿出手機錄下了視頻。

  後來這一段視頻被上傳到了海外的社交媒體平臺進行曝光,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全球。

  叛軍在解除穆塔西姆的武裝之後,將他松綁,並遞給他一瓶水。

  在視頻畫面中,穆塔西姆與父親卡紮菲的驚慌不同,他對自己被活捉顯得尤為冷靜。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穆塔西姆身上穿著滿身鮮血的背心,說明他此時已負傷,但不致命。右手攥著香煙,左手拿著一瓶礦泉水不時喝上一口,表現出對武裝分子的極度不屑。

  抓捕他的反政府武裝分子趾高氣揚,嘲笑他今日的下場,但都被穆塔西姆輕蔑地回絕。

  他清理傷口的時候,叛軍對他說:“別看那些傷口了,我們很快就會在你身上做外科手術的。”

  叛軍的意思就是他的死期將至。

  穆塔西姆對此毫無波動,他說:“我的每一個傷口都是我的勛章。”

  最後,叛軍對穆塔西姆也進行了一番羞辱,隨即當場將其槍殺,穆塔西姆從容赴死。卡紮菲五子臨死前狀態:單手夾香煙、大口喝礦泉水,淡定回懟叛軍

  反政府武裝為了震懾卡紮菲的支持者及其軍隊殘部,將二人的屍體草草扔在米蘇拉塔(利比亞第三大城市)的一間肉鋪的冷庫之中,供人參觀。

  據說,當時參觀最高峰是下午,每天下午都有上千名民眾前來觀看。

  無論如何,卡紮菲終其一生都想要將利比亞的140多個部落聯合起來,建立利比亞民族統一思想,但至死都未能成功。

  卡紮菲死後,利比亞長期處於戰爭當中,這個曾經的非洲“首富國”一落千丈,與伊拉克一樣,不復往日之繁榮。

  而五子穆塔西姆的死,時至今日仍被許多人認為是極具英雄主義的。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8,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