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博主:NaiveNaive 2024-01-30 293

  搜狐娛樂專稿(胡圖圖/文)2024年,第一部國產黑馬劇誕生。

  電視劇《如果奔跑是我的人生》播出期間,曾憑借著真實而又炸裂的劇情引發大眾熱議。面對這一步步漲起來的熱度,導演沈嚴覺得很開心。他稱自己當然希望作品會播出一個好的成績,但“不敢有預期”。

  對於播出期間,頻頻觸發的劇情熱議。沈嚴也都非常清晰,並有著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來,秦峰並非標簽化的壞人、渣男;楚經理也不是大眾認知裏的“插足者”,是個非常有意思的角色。他表示,團隊對這個角色的選角考慮,就是乍眼一看不需要多“突出”但演技一定要好。

  沈嚴說,在拍攝期間就曾對秦峰的扮演者宋洋,楚經理的扮演者王檸,周凱澤的扮演者王宥鈞,聊過這個事。“我說你們就希望有一天被罵吧,因為如果你們哪天被罵了就說明這個戲火了,但是到那天你們要做好被罵的心理準備。這三位演員都是有了這個所謂的心理準備來演這個角色的。”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劇中,若華與媽媽令人感到緊張又窒息的關系,也在社交平臺獲得大量熱議。在沈嚴看來,無論是若華與媽媽、還是安心和媽媽,都涵蓋了百分之七八十的中國家庭。這也是他在看小說時最打動自己的地方。

  談到觀眾頗為關心的“國產癲劇”這一評價。沈嚴覺得這應該分情況來看。至少在這部劇中,說明可能踩中了大家某一個共情的點,他也看到了大家對劇的整體評判,仍然是一個勵誌的、充滿希望的東西。因此他覺得更接近“褒義詞”。

  很多人覺得鐘楚曦、楊超越在這部劇中的表現,相比過往進步明顯。沈嚴也談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來,換成任何一位導演來拍這部劇,安心這個角色都會把鐘楚曦作為首選;對於楊超越飾演的若華,沈嚴覺得很有靈性。沈嚴說,楊超越非常努力,曾經好幾次專門跑過去和他說,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拍上100遍她都願意配合。

  拍過《中國式離婚》《我的前半生》《流金歲月》《天才基本法》等多部作品,沈嚴坦言,自己最害怕被貼上“他是個拍都市情感劇的導演”,他喜歡追尋創新。

  談到有沒有想過要去拍一部大IP作品,他表示很羨慕這類作品一上來就會有個很高的播放量,但也坦言自己暫時不會去拍。一來,他確實不是這塊的受眾;二來也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劇本。

  “如果哪一天我看到了一個小說,能夠讓我覺得有一種沈嚴方式的表達,或者有一種新的、跟其他不一樣的、非同質化的表達的話,那我也願意去嘗試。”

  話題與爭議

  搜狐娛樂:《如果奔跑是我的人生》播出以來,在網上引發了很多話題熱議。這在您的預料範圍內嗎?

  沈嚴:不敢有預料,是希望能得到的一個結果。現在看著它的熱度一步步爬上來,我們也很開心。

  搜狐娛樂:劇裏第一個引發大眾話題熱議的是安心的丈夫秦峰出軌“楚經理”,您如何看待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

  沈嚴:這其實是原著裏有的情節。小說裏,秦峰就是出軌了他的上司,他跟上司之間確實有一些共同話題,算是在他最難的時候有了這樣一個基礎。我覺得蠻現實的,雖然很不道德,也看到了大家對秦峰的批判,但也有特別讓人唏噓的地方。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我們也討論過,秦峰的出軌跟人性當中最不堪的一面有關。所謂“久病床前無孝子”,他很努力地想讓自己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丈夫。但就像劇中安心說的一句話,他今天碰到了不幸的事情,可能天然地就不知道怎麼去面對,然後就滑向了那一邊。

  我覺得無論是原作者還是編劇老師都塑造了一個特別真實的人物,才能夠引起廣泛的討論度。他不是一個標簽性的壞人、渣男的形象。

  搜狐娛樂:楚經理和大家認知裏的插足者不太一樣,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設定?

  沈嚴:原著裏有寫道,楚經理比秦峰大5歲,是秦峰的上司。她有著一份體面的工作,成熟的思想、獨立思考的意識。當然,她插足別人的婚姻,這個肯定是不對的,但是這個人物是有趣的。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搜狐娛樂:當時有想過要邀請一位年輕的女演員來演嗎?

  沈嚴:沒有。無論是出於對角色的匹配性、年齡要求,還是我們想塑造一個不同的插足者的想法來說,都沒這方面的想法。我們對這個角色的要求就是乍眼看上去可能沒有那麼“突出”但是戲一定要非常好。

  我也對秦峰的扮演者宋洋,楚經理的扮演者王檸,還有周凱澤的扮演者王宥鈞,聊過這個事。

  我說你們就希望有一天被罵吧,因為如果你們哪天被罵了就說明這個戲火了,但是到那天你們要做好被罵的心理準備。這三位演員都是有了這個所謂的心理準備來演這個角色的。

  搜狐娛樂:若華與媽媽的關系讓人感到十分窒息和緊張。您如何看待這對母女的關系?

  沈嚴:我們劇裏其實描述了兩對母女關系,我覺得這兩對母女關系基本可以涵蓋了中國百分之七八十的家庭。這也是我在看小說時,最打動我的一點。我也看到大家都在討論說,若華與媽媽的關系讓人覺得十分窒息,但生活裏很多母女的關系就是這樣。

  所以,我們也設定了一條安心和媽媽的母女線。這條是逐漸走向治愈的一條故事線。我說不上來觀眾會更喜歡哪條故事線,但在我看來她們確實非常真實,能夠代表很多中國家庭,非常具有典型性。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搜狐娛樂:大家對劇中的很多臺詞,比如說“你真是餓了”這句,感到很驚喜。在臺詞設定上,我們有什麼考慮?

  沈嚴:這個要感謝我們的編劇吳楠老師和原著作者。我一直在強調,首先我們是現實主義基礎的,符合生活邏輯的,是真的在生活當中能夠看得到、會發生的,甚至有一些典型性的一部作品。第二個,無論當中的情節看上去有多麼狗血,或者多麼讓人覺得不適,但是最後它整體給人的感受是向上的、是勵誌的。

  搜狐娛樂:從去年以來有個挺火的詞叫做“國產癲劇”。咱們這部劇在播出期間也被貼上了這個標簽,您如何看待這個評價?

  沈嚴: 說實話我會有一點竊喜,說明可能踩中了大家某個共情的點,看到這個劇能夠嗨起來。我也看到很多網友的鼓勵,他們無論是開玩笑,說癲啊瘋啊、重口味什麼的,但同時確實是能看到大家對劇的整體評判,仍然是一個勵誌的、充滿希望的東西。所以他們口裏所說的“癲”實際上在我看來是一個偏褒義的說法,我也樂意這個所謂的評判。

  選角

  搜狐娛樂:鐘楚曦、楊超越這次在劇中飾演的角色,還蠻具有突破性。兩位演員當時知道自己分別要飾演的角色時,第一反應如何?會覺得有壓力嗎?

  沈嚴:對楚曦來說,本身跳舞對她來說就是很擅長的事情,她也很喜歡這個角色。可能她稍稍感到有些壓力的地方,就在於截肢所需要的特效帶來給她的麻煩。因為對截肢這個東西的了解沒有人會感受到,她會擔心這方面會不會有表現上的一些難點或者不真實的地方。

  超越我覺得比較有意思。我印象裏她是第一次在一部現實主義作品中當主角。之前她演這類題材,可能還是一個配角。

  這次她演的若華,戲份很多、後期還會“瘋起來”。她其實壓力蠻大的。所以我特意找了陳小藝這樣的老戲骨來帶她,我和她說你不用擔心,你只要跟上你媽媽的腳步,她怎麼演,你跟著她的節奏走,一定不會錯的,這樣她才過來演的這個角色。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搜狐娛樂:當時是如何選出這兩位演員的?

  沈嚴:還是基於角色的匹配度。我們這部戲,第一位定下來的演員是許娣老師,第二位就是鐘楚曦。她非常適合“安心”,她本人又會跳舞、又很美麗,她自己也很願意來演這個角色。我覺得這部戲換任何一位導演來拍,應該都會首選楚曦來演。

  超越,我是覺得她身上有種說不上來的靈氣。這個靈氣,我在她其他作品當中看到了一些,比如說和孫儷一起演的《理想之城》、情景喜劇《家有姐妹》,她在這兩部作品中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籌備這部戲的時候,那會正處於疫情階段,我們也沒見上面,就通過視頻聊了很長一段時間。聊天過程當中,我越來越覺得她就是我的若華。若華在大家眼裏是個非常可愛、非常好看、非常聰明的女孩,偏偏在她媽媽嘴裏就是一個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會、長得很一般的女生,我也需要有一個這樣的反差。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搜狐娛樂:那您覺得兩位演員在劇中的表現如何?和老戲骨對比,您覺得他們身上還有哪些地方需要進步的嗎?

  沈嚴:我挺滿意的。當然你說和老戲骨,和許娣、陳小藝這樣老演員對比,那年輕演員肯定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也是年輕演員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過程,或者說不好聽點,會需要付出一點代價。因為一定會有人喜歡你,一定有人不喜歡你。

  就像超越在這部戲當中的努力,是我自己親眼見到的。她曾經好幾次專門來跟我講,說導演你不要心疼我,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拍上100遍我都願意配合。你能看到她的努力和付出。最後的結果,我也看到了大部分人對她是肯定的,覺得她的表演又比之前好了一步,我覺得這就足夠了。

  搜狐娛樂:許娣老師和鐘楚曦這次飾演的並不是一個健康的人。秀芳前期很胖、安心也因為車禍失去了雙腿,這對於演員來說,是不是增加了她們的表演難度?

  沈嚴:是的。對於演員來說確實很困難,她們也都特別敬業。

  像許娣老師演的這個角色,我們一開始也想過真的讓演員自己來增肥,但是醫生給出的意見是,讓這個年紀的演員突然大增肥,是非常威脅身體健康的。所以我們就采用了特效,也嘗試過用最新AI換面大技術來拍。但後來發現都不行。所以最後選定的就是特效化妝這種方式。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許娣老師她每天大概有五個小時都用在化妝這上面。她每次演戲之前,就已經汗流浹背了,因為穿著那個胖裝。包括安心的假肢和斷肢,都是通過化妝、以及電腦特效兩個部分完成的。整個過程還是挺困難的。

  創作方法論

  搜狐娛樂:您之前有拍過很多成功的都市類話題劇,包括《我的前半生》《流金歲月》這類大熱劇集。會在意大家將您拍的作品拿出來與之前的進行對比嗎?

  沈嚴:我最在意的其實是我不希望自己被貼上標簽,說‘他是一個拍都市女性題材比較擅長的導演’。其實我也在不斷地嘗試其他的題材。比方我前年拍了《天才基本法》,好像跟這個也沒啥關系。我現在正在拍的叫《前途無量》,幾乎整個戲裏頭沒啥女演員,全是一幫大老爺們,我都在嘗試不同題材的表達。我確實不太希望被貼上這樣一個標簽。

  搜狐娛樂:那在拍攝都市情感劇這方面,有什麼心得或者感受是想和大家分享的?

  沈嚴:我覺得還是需要創新。無論是話題性的,還是在其他的表達上的,或者是社會意義、情感表達,甚至是題材類型上,都需要創新。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搜狐娛樂:那在做都市情感戲這一塊,您覺得怎樣去求新呢?

  沈嚴:首先肯定是得把這個類型裏的一些同質化、挑剔的元素,給它除去。如果說我們不得已還是要做這樣一個東西,比方說“鬥小三”、講女性獨立、重返職場這些,那仍然要找到這裏面的新的地方,這樣做這個作品才有意義。

  就像《如果奔跑》,其實就有創新的一面。比如說講小三出軌,我們探討的是另一種“小三”的人物形象;包括秦峰這個人物形象,我覺得也很飽滿。

  但這些對於我們整部戲來說,還不是重點。我們這個戲的主體是母女關系。關於這方面的題材探討,這些年市場中林林總總的也有不少,但能把它做到透的還是不多。

  我們這戲裏就涉及到了很多新元素,比如說減肥、殘疾人、海王話題等,都非常有意思。這就是一個非常現實主義,但又具有話題性的探討,我覺得挺好的。專訪導演沈嚴:不排斥《奔跑》被貼癲劇標簽,楊超越表演比之前好

  搜狐娛樂:拍過這麼多現實主義題材了,有沒有想過要去拍一部大IP作品?

  沈嚴:其實我挺羨慕所謂的古裝大IP劇,這些作品受眾基本盤很大、關註度也很高。很多作品剛開播就會站到一個很高的位置。做現實題材,熱度可能還需要慢慢漲上來,就像我們的“小奔跑”一樣。

  但就我個人來講,首先我不是這類題材的受眾。其次,如果哪天我看到一部小說,能夠讓我覺得有一種沈嚴方式的表達,或者是一種新的、跟其他不一樣的、非同質化的表達,那我願意嘗試。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30,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