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博主:貓性貓性 2024-02-11 139
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賀敏學怎麼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陳毅不由自主的感慨,是因為老友自從1958年的8月奉命南下,副部級的職務一幹就是幾十年。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群星璀璨的開國功勛中,賀敏學的資歷不輸別人,既是賀子珍的親哥哥,又是毛主席的“大舅哥”,賀敏學何以至此?

  因為我的文章比較長,頭條在我的文章裏加入視頻廣告。3000字以上的文章,都會陸續加入廣告,好在廣告是免費的。不過,占用了您的時間,請您諒解。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原本給賀敏學定的工資,是行政7級,已經不算高了,賀敏學竟然自己申請再降一級,只拿副部長級別的工資。

  究其原因,他給出的理由是:我降低一個級別,可以調高好幾個一般幹部,這樣更有利於調動幹部的積極性。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工資不高就算了,偏偏賀敏學還是個大方慣了的,家鄉的人前來看望,那放在褲子後口袋裏的工資總是見一次人少一點,到不了下次發工資,就用完了。

  “富貴不獨享,患難願共當”是賀敏學的追求,也是他對家人的要求。賀麓成本來在1957年是拿到了留蘇研究生資格了的,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被取消了。

  到手的留學機會竟然飛走了,這讓準備精心的賀麓成難免傷心,賀敏學將他叫了過去,賀麓成本以為是安慰,未料卻是批評。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組織怎樣安排,肯定都是有自己的道理,你只需要順從,像現在這般鬧小脾氣是為了哪樣?”

  不怪賀敏學生氣,他勃然大怒的主要原因,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對組織所做的決定不順從。

  在賀敏學看來,組織做什麼都有自己的道理,既然選擇加入中國共產黨,唯一要做的,就是順從。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反正在賀敏學的身上,“聽黨話,為民走”,這一點是體現了個淋漓盡致。

  領導的西管總局10萬建築大軍已經提前完成了中央交辦的大三線建設,立下大功,可這功勞很快散稱甘霖,要灑向神州大地。

  中央在1958年的5月決定將直屬的建築企業下放,西管總局因此被撤銷,本要擔任中央建工部第一副部長的賀敏學就這樣來了福建擔任副省長,一幹就是多年。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從北京到福建的落差,賀敏學消化的很快,反正在哪都是為國家效力,他在1958年的8月奉命南下,此後再也沒有離開過福建。

  陳毅的感慨,是身為老戰友老上級的關心,可如果賀敏學真的想要謀高官,省委常委定然都不在話下,只是對他來說,特殊的身份和地位是燙手的存在,賀敏學不願用這二者為自己爭取任何的報酬和待遇,一生只想追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做人民的好省長,做組織的好幹部,捍衛那個“勇闖祥雲齋”的英雄形象。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那是1926年的9月。

  啪嗒一聲,縣衙團防具的兵丁就將槍扔在了地上,卑微懇求“少俠饒命”。

  看著眼前顫顫巍巍的人,賀敏學心裏冷哼不止,這群人非法開煙館的時候,眼睛都不帶眨巴一下,怎麼如今就知道害怕了?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事情發生的背景,是豪紳官商勾結,憑販賣鴉片發財。

  清朝大開的侵略大門,就是鴉片為國外力量鋪的路,賀敏學所在的自衛軍就決定取締了這永新縣的煙館。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其余草包一看自衛軍來了,也就不敢再造次,就一個祥雲齋的老板,仗著自己是財主,還有個弟弟在北伐軍裏當團長,根本就沒把賀敏學一行人放在眼裏。

  “兄弟們,跟我來。”

  一行人來到了祥雲齋的大門,幾個高薪聘請來的打手,還打算盡職盡責,賀敏學幾招就把人打趴下了。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賀總指揮,別來無恙,您這是有何貴幹啊?”

  老板想用兜圈子戰術,未料這賀敏學是個直腸子,幾番的你來我往,裝不下去的老板就打算直接破罐子破摔了。

  “賀敏學你今天怕是要空走一遭了”,手一揮,幾個打手就又打算上去阻攔,可賀敏學一個白眼過去,竟沒有一個人敢走上前去。

  到最後,20多箱鴉片和幾十副煙具被搜了出來,燃燒的,是煙火,更是差一點走上的清朝老路。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源頭上的撥亂反正,是賀敏學為革命做出的第一步,他堅定擁護中國共產黨,也在一次次意外中,恪守共產黨員的忠心。

  那是1935年,賀敏學帶隊在油山堅持遊擊鬥爭,10月份的一天,一位名叫賴文泰的秘密交通員來了。

  “何長林主任說,中央軍區的參謀長龔楚來了天井洞,要召集遊擊隊的小隊長以上幹部和後方人員開會呢”。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正常的話,聽在賀敏學耳朵裏,卻總覺得有點不對味,好端端的,怎麼就要在遊擊隊分散在各地的情況下,召集幹部開會呢?

  更要緊的,是來人並沒有帶陳毅和項英的親筆信。

  意識到不對的賀敏學帶著疑問去了天井洞,路上卻不敢放松,在走到洞口的時候掉頭就走。

  何長林看見了賀敏學,立馬招呼“賀隊長,怎麼不進來?”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何主任,你們先進去,我這忽然間尿急,找個地方方便一下”。

  何長林不疑有他,根本沒有看見賀敏學轉身就拔出了隨身攜帶著的手槍,打死幾個人之後,扭頭就跑,因為這根本就不是開會,而是“鴻門宴”。

  堵在門口的人,頭發梳的個個油光鋥亮,遊擊隊的生活日常艱苦,怎麼會有人是這幅模樣?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不是紅軍,而是匪徒。

  賀敏學拼了命的想往下跑,告訴其他尚未來到的同誌這則消息,算是救下了幾個人。

  因為龔楚真的叛變了。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何長林沒有意識到,龔楚要他召集人員開會,他就老老實實的照做,若非賀敏學反應及時,犧牲的同誌數量只會再加一成。

  是非之地雖然離開了,賀敏學也受傷了,可因為他躲藏在深山老林,幾天見不到一個人影,傷口處開始發膿,沒過幾天就腫脹的不行。

  “我一定要走出森林,告訴黨組織這個消息”。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信念幫著賀敏學創造了奇跡,他遇見了一個老者,老者恰好頗為精通醫術,20多天之後,他就恢復了。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再回遊擊隊,已經是1936年的2月。

  賀敏學經歷了長達4個月的顛沛流離,見到嚴振抱怨的話卻是一句沒說,直言龔楚叛變了革命,要大家小心提防。

  苦不言說,只說要緊,這樣的賀敏學不愧是毛主席的大舅哥。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只是賀子珍和毛主席產生不可調和的矛盾,婚姻在1937年走上終點,而中央蘇區一別之後,毛主席再見賀敏學,已經是1954年的6月。

  建工部在北京召開全國建築工程局長會議,賀敏學來到了北京,深受舅舅照拂的李敏立馬就去北京飯店探望了他,轉頭也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自己的父親。

  “李敏啊,你告訴賀敏學,要他來中南海的豐澤園做客,我讓李銀橋派車去接他”。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分別二十多年後的再相見,毛主席很是關心賀敏學這些年的日子過得如何,正是這次談話,“三個第一”的帽子,被毛主席帶到了賀敏學的頭上。

  “武裝暴動第一,上井岡第一,渡長江第一”。

  鮮少有人知道賀敏學參加了渡江,但要不是賀敏學,《渡江偵察記》這一部電影可能就拍不出來。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他是在1949年的3月被任命為三野27軍副軍長兼參謀長的,渡江戰役正式打響之後,賀敏學親自指揮了27軍80師238團,在4月20日成功渡江,成為了27軍最早過江的部隊。

  為革命出生入死,解放之後,先是主持了大上海的城建,爾後又急忙奔赴西北,支援國家的重點建設。

  人在崗位之上拼命的幹,誇獎的桂冠就在後面拼命的追,不管是應得的薪資待遇還是官銜,賀敏學始終不曾炫耀於人。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分享沒有用,重要的,是奉獻,是記得。

  三個第一的誇贊,賀敏學輕描淡寫,回家告訴妻子的時候,說的只是車子已經開出很遠了,毛主席還站在門口目送。

  能感受到的,是賀敏學對主席這份敬重的感動,是妹妹已經不是主席的妻子,主席對他依舊有著如同親人般的感情。

  奈何,生命長河的終點總是不能因為人的意誌而不衰,賀敏學去世在1988年4月26日的福建。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為何連省委常委都不是?

  作為毛主席的至親,賀敏學從來沒有用這一層特殊身份為自己爭取過什麼,他總是要求自己的子女,不能給組織添麻煩,就連組織將其散落在工作崗位上的兒女叫回來參加賀敏學的最後一個生日,他的叮嚀也是要自己出路費。

  為黨奉獻一生者,得到了追悼會上的鱗次櫛比,多位曾經並肩戰鬥過的同胞送上了挽聯,黨組織對賀敏學的評價,是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孩子對父親的認可,是有血有肉的慈父。

  隕落在異鄉,但尹始之地在湖南,在逝世一年之後的1986年,賀敏學的骨灰回到了革命的起點,井岡山的革命烈士陵園,成了靈魂的長睡之地,他就在這樣一片革命熱火深切影響過的土壤,以另外一種方式,潛心守護自己的國家。

  參考鏈接:他是賀子珍的胞兄,被主席稱為“三個第一”,卻為何始終軍銜不過正軍、官不過副省? 文匯報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2-11,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