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博主:NaiveNaive 2024-02-08 101
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當李鴻章代表清朝在馬關條約上簽字的那一刻,坐在他對面的伊藤博文,心情十分復雜

  雖然日本成功逼迫清朝割讓臺灣與遼東半島,還勒索到了整整兩億兩白銀的戰爭賠款

  但是在他的想法中,對清朝的作戰不應止步於山海關外,日軍應該攻陷北京,並將清朝肢解為多個小國家

  不過伊藤博文的目的並不止是消滅清朝,早在開戰之前他就十分清楚,同歷史上入侵中國不同,今日的日本如果想稱霸東亞,那麼對手,絕對不是這個日薄西山的老大帝國

  就在馬關條約簽訂六天之後,三位神秘的客人如約而至,而這次會面,將會為日本,帶來下一個戰爭對手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馬關條約簽訂現場

  明治維新對日本而言是踏入現代化的第一步,但對於東亞諸國而言,無異於“三千萬瘋狗衝向太平洋”

  日本在德川幕府時代的閉關鎖國,因入侵中國失敗而起;而當日本結束閉關鎖國,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繼續挑戰由中國主導的東亞秩序

  1874年,半只腳踏進現代社會的日本,便急不可耐地拉開了新一輪戰爭的序幕

  在進行了一次對臺灣的失敗入侵之後,日本決定先從中國的周邊下手,1879年,日本徹底吞並了琉球王國

  與此同時,日本國內的“征韓派”,也開始向朝鮮半島發力

  此時的朝鮮王國尚屬於清帝國的藩屬國,任何對朝鮮的進攻,都是對清帝國的直接冒犯

  為了試探清帝國的底線,日本於1875年炮制“江華島事件”,以少部分兵力武裝入侵朝鮮海岸

  不過在江華島事件中,清政府並未像一年前保衛臺灣那樣,直接派出軍隊幹涉朝鮮局勢

  清廷的態度讓日本人的膽子大了起來,在日本人的威逼以及國內改革派的推動下,日朝兩國於1876年簽訂《江華條約》

  該條約將朝鮮定義為“獨立國家”而非清朝控制的藩屬國,這份條約不僅邁出了朝鮮脫離中國朝貢體系的第一步,也為日後日本幹涉朝鮮局勢提供了契機

  《江華條約》簽訂之後,不僅日本的膽子大了起來,思想親日的朝鮮維新派,也開始對脫離清朝的控制躍躍欲試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日本明治天皇

  此時的日本人還沒有足夠的武力同清政府攤牌,於是他們開始偽裝為“開化使者”,用明治維新為日本帶來的進步,忽悠朝鮮的維新派,直接同希望維護中朝體系的舊政府對抗,以讓朝鮮王國效仿日本開國,走向快速富強的道路

  如果朝鮮的維新派能回想起歷史上日本兩次入侵半島,或者能預見到日後那一紙《日韓合並條約》,那麼他們肯定不會在這時充當“賣國先鋒”

  但是他們並沒有上帝視角,在維新派的積極推動下,朝鮮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初同時以中日為師,開始了全面改革

  可是因維新派的改革過於激進,1882年與1884年,朝鮮連續發生壬午兵變與甲申事變

  在持續的動亂中,部分保守派成員襲擊了日本駐朝鮮使館,而這給了日本出兵朝鮮保護日本僑民的借口

  1885年,為解決朝鮮問題,伊藤博文同李鴻章在天津簽訂《中日天津條約》,該條約規定“日後若朝鮮有事,中日任何一方如要派兵,都需先通知對方”

  這一條規定實則暗藏玄機,對於日本而言,朝鮮本應是大清的藩屬國,若朝鮮有事大清派兵,本不應同日本照會,但此條約的內容,令日本在朝鮮擁有了同大清對等的地位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駐朝時期的袁世凱

  不僅如此,這個“通知”的解釋權實際上還在日本人手裏,如果大清單方面出兵朝鮮,無論是否通知,日本都可以以“沒有收到”為理由,同樣派兵介入朝鮮局勢

  在獲得這個潛在的戰爭借口以後,日本一方面繼續煽動朝鮮動亂,另一方面,則開始正式計劃對清朝的戰爭

  《中日天津條約》簽訂兩年後的1887年,日本參謀部就出臺了意圖全面入侵中國的“征討清國策”

  這份計劃書中,日本意圖在攻取北京後滅掉清朝,然後占領包括山東半島、遼東半島、臺灣島在內的中國沿海及島嶼地區

  清朝剩余的領土則將會在日本的影響下分裂為多個小國家,並進一步服務於日本的霸權

  這份計劃書雖然看上去無異於癡人說夢,但是打開國門就是為了對外入侵的日本人,卻絲毫不考慮入侵清朝的後果

  朝鮮並沒有讓日本人等太久,1894年,朝鮮爆發反日性質的東學黨起義,應朝鮮政府之邀,清朝在通報日本後派直隸提督葉誌超率兵增援朝鮮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高升號事件

  清兵到來的消息令朝鮮起義者立即冷靜下來,6月11日,朝鮮政府同東學黨簽訂《全州和約》,意圖結束半島的動亂狀態

  然而日本不準備放過這個機會,即使和約已經達成,日本依然以“保護僑民”為借口,將接近一個師團的兵力派往朝鮮半島

  對於日本的增兵,朝鮮政府深感恐懼,他們立即致信清政府,希望中國率先撤兵,以讓日本人沒有留在朝鮮半島的借口

  然而朝鮮低估了日本人的下限,在第一輪增兵之後,日本在朝鮮半島的兵力已逾萬人,遠超葉誌超所率領的清軍

  於是日本直接威脅朝鮮:必須三天之內廢除同清政府的一切約定,不然就武力推翻朝鮮政府

  三天的時間畢竟太短,即使朝鮮有意同意日本人的無理要求,也無法按照日本人的要求百分之百斬斷與清政府的關系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朝鮮景福宮

  結果就是在7月23日,日軍直接攻陷了朝鮮王宮,並扶持起一個聽命於自己的傀儡政府,意圖徹底控制朝鮮

  日本的霸道行徑讓清政府不得不做出應對,李鴻章急令手下淮軍增援朝鮮,然而就在清軍運兵途中

  埋伏在朝鮮附近海域的日本軍艦,擊沈了增援平壤的清朝運兵船高升號,日本的不宣而戰將清朝拖到了戰場上

  可是倉促應戰的清政府完全不是日本的對手,已經多年未添置新艦的北洋海軍並不能威脅到日本的制海權

  而派系林立的清朝陸軍,更是無法對抗舉國動員的日本陸軍

  當日本一路攻略到山海關前時,尚能動員內地全部省份的清廷就下定決心議和,1895年4月17日,豐島海戰爆發僅九個月後,深刻影響東亞局勢的甲午戰爭,即以清朝的全面失敗告終

  當清廷希望同日本議和時,代表日本政府的伊藤博文對此並沒有什麼興趣,在他看來,日本的戰爭目標是肢解中國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制造了旅順大屠殺的日本陸軍

  早在戰爭爆發的第三個月,日本軍隊就邀請著名學者宗方小太郎發布《開誠忠告十八省之豪傑》,意圖煽動清朝後院起火

  然而當日本兵鋒直抵山海關時,跳出來阻攔日軍南下的阻力並非已經無力抵抗的清廷,而是站在清朝背後的列強

  此時在中國擁有巨大利益的西方列強,在目睹清朝於東北前線慘敗之後,為了避免能為他們輸送利益的請政府倒臺

  在日軍抵達北京城前即向日本施壓,要求日本政府接受清朝的停戰請求,開啟和談並盡快結束東亞的戰爭狀態

  此時的日本雖然並未因甲午戰爭而陷入財政危機,但卻也沒有實力與信心,在戰場上贏過西方國家

  於是日本人不情願地開啟了和談,並指名道姓要求李鴻章前往日本,商討賠款事宜

  事實證明日本人的眼光非常準確,輸了個精光的李鴻章果然聽話,他沒有嘗試依靠洋人同日本人討價還價

  而是答應賠款兩億兩,並同意割讓包括遼東半島與臺灣島在內的大量中國沿海領土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日占時期的臺灣總督府

  可是清朝雖然答應了日本人的條件,但洋人卻跳到了日本人的面前,1895年4月23日,俄法德三國致電威脅日本,要求其在十五日內修改條約,放棄對遼東半島的占領

  面對洋人的威脅,日本人雖然大感屈辱,卻也不得不盡量照辦,4月30日,日本提出可以放棄遼東半島,但希望保留對旅順與大連兩個港口的占領

  然而三國毫不退讓,要求日本必須徹底撤出遼東半島,此時日本人不得不求助唯一對其友好的英國,而英國的建議同樣是“規勸日本人接受三國的要求”

  最終,日本人在5月5日不得不“屈辱”地宣布放棄對遼東半島的占領,吐出了他們在甲午戰爭中最大的一塊收獲

  “三國幹涉還遼”事件對日本的震動極大,因為從根本上來講,此事讓日本人徹底意識到了本輪對東亞的征服,同歷史上那兩次失敗的入侵的最大區別

  那就是當世界進入全球化時代之後,擊敗中國並不能為日本帶來東亞霸權,如果想實現對中國的全面占領,那麼日本真正的敵人,是西方列強

  甲午戰爭結束之後,日本人重新審視了這個時代他們的國家定位,一些人認為,征服中國在如今變得越來越不現實為何甲午戰爭打碎了中國的朝貢體系,卻沒能讓日本稱霸亞洲?

  三國幹涉還遼

  日本人需要以“先知”的身份領導東亞諸國,以共同對抗;而另一些人則認為,日本應該全面“脫亞入歐”,以一個“西方列強”的身份加入由西方國家主導的社會秩序

  前者在後來被稱為“泛亞派”,而後者則被稱為“脫亞派”,兩派的鬥爭不僅影響著日本政壇,也為日後日本的國家定位,埋下了伏筆

  不過當我們回到十九世紀末,兩派的鬥爭將會帶來日本的下一場戰爭,而那,將是我們的下一個故事

  甲申政變與近代中朝宗藩關系的嬗變(1884~1894) 張劉陽

  論朝鮮甲申政變時期福澤諭吉的中國觀 董順擘

  中日甲午戰爭中的晚清王朝衰敗研究 牛司原

  列強對日本的縱容及其限度:以“幹涉還遼”為中心的探討 馬勇

  安重根“東洋和平論”再探 段凡; 張曉剛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2-08,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