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烈士趙一曼兒子寫信諷刺毛主席,主席看後只回復了6個字

博主:小乖小乖 2023-09-26 196
1960年,烈士趙一曼兒子寫信諷刺毛主席,主席看後只回復了6個字

  讀此文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註”,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上世紀60年代,中國剛剛度過“三年困難時期”。在這個艱難的時刻,一位青年寄信給毛主席,信中用古詩諷刺了“大躍進”運動中普遍存在的“公私不分”現象。當毛主席收到這封信後,只淡淡的說了一句“算了,不追究了”。

  這個寫信諷刺毛主席的青年名叫陳掖賢,他當時的身份尷尬而敏感,他是抗日烈士趙一曼的兒子。

  那麼,陳掖賢為何要寫這樣一封信?他後來的命運又如何?毛主席為何對他的錯誤不加追究?1960年,烈士趙一曼兒子寫信諷刺毛主席,主席看後只回復了6個字

  “寧兒,你要記住,媽媽是為了革命事業犧牲的。”

  這句遺言出自1931年在東北犧牲的共產主義者烈士趙一曼手筆,寄托了她對幼小兒子陳掖賢無盡的期盼。

  陳掖賢原名“寧兒”,這一名字的由來,便與他出生的特殊日子有關。1929年,陳掖賢在湖北宜昌降生,正值蘇聯領袖列寧逝世五周年紀念日。

  母親趙一曼受列寧主義思想熏陶,為紀念偉人,便給新生兒取名“寧兒”。這一名字飽含了她希望兒子平安成長的美好願景,也預示著革命的烈火即將點燃這個小生命。

  然而好景不長,還不到1歲的時候,陳掖賢便與母親趙一曼天各一方。

  1931年,面對席卷東三省的殘酷敵襲,趙一曼主動請纓加入東北抗日鬥爭。為此,她不得不將年幼的陳掖賢托付給湖北的大伯撫養,自己則化名“趙一曼”投身保衛祖國的行動。

  從此,陳掖賢開始了漫長的異鄉生活。大伯一家對這個外甥視如己出,盡心盡力照顧他的衣食住行。但是,陳掖賢性格敏感,很早便意識到“寄人籬下”的處境。他時常想念遙不可及的母親,也渴望著與未曾謀面的父親相認。

  1936年,趙一曼在敵軍監獄中為保守機密英勇就義。當時陳掖賢只有7歲,遠在湖北的他對母親的犧牲還一無所知。直到6年後,12歲的他才從父親口中得知這個噩耗,悲痛不已。

  1942年,陳達邦結束國外工作,首次與兒子相見。但是多年的生離死別,使兩人缺乏溝通和理解,這場短暫的重逢並未拉近父子間的距離。之後陳達邦又投入到革命事業中,陳掖賢依舊過著與親人隔絕的生活。

  因為改名的緣故,直到1956年,陳掖賢才知道自己的母親,就是著名的共產主義者烈士趙一曼!當時電影《趙一曼》在全國放映,其中生動描繪了這位女烈士為國捐軀的波瀾壯闊。

  看完電影後的陳掖賢,激動難抑。原來多年來,他所思念的母親,就是黨和人民公認的英雄!這份榮耀與驕傲,瞬間衝破了過去的迷茫與自卑。從此,他立誌要發揚母親的革命精神,以實際行動報答她的生育之恩。

  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烈士子弟,在命運的波折中漸漸長大。異鄉生活與家庭變故並未擊垮他,反倒磨煉出堅韌倔強的性格。這些命運註定了,陳掖賢不會走平庸之路,他的一生,必將與這動蕩時代緊密相連。

  1960年,31歲的陳掖賢在北京一所大學任教。這一年,饑荒的陰影還籠罩著中國大地,剛剛度過困難時期的人民生活依然十分拮據。

  那時的陳掖賢過著清貧的生活,和普通老百姓一樣。他的父親陳達邦當時任職於政協,有權使用特供餐廳。有一天,陳達邦突然邀請陳掖賢去政協餐廳吃飯。

  一向倔強的陳掖賢起初拒絕了,但在父親再三堅持下還是去了。然而這一去,卻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在餐廳裏,陳掖賢看到桌上擺滿了肉類蔬菜,早已多日沒吃過這些的他不禁暗自咽了咽口水。陳達邦笑呵呵的為兒子夾了一大盤子紅燒獅子頭肉,還一一介紹起其他飯菜的名字。

  對於長期生活在艱苦條件下的陳掖賢來說,這無疑是一頓盛宴。然而就在他忘我大快朵頤之時,一種隱隱的罪惡感悄然浮上心頭,明明大多數人還在挨餓,自己作為革命烈士的兒子,卻能吃上如此豐盛的飯菜,這似乎有些不合適。

  這頓飯吃完後的一個月裏,陳掖賢總是時時刻刻想起父親帶他去餐廳的情形。

  國家剛剛經歷饑荒,老百姓還在艱苦奮鬥,想到那天品嘗到的美味,他心中很不是滋味。認為這與母親趙一曼當年和百姓甘苦與共的精神南轅北轍。

  陳掖賢一個人默默忍受了幾十天,最後還是忍不住將心頭之疑告訴了上級領導,想得到一個解釋來平復自己的情緒。但是領導的回答在他看來過於籠統,沒有真正解答他的困惑。

  這樣的結果讓陳掖賢很是失望。過了幾天,一個念頭突然在他腦海中一閃,給國家主席毛主席寫封信,把自己的所思所想直接告訴他,也許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答復。

  1960年冬,陳掖賢前往北京寄居在姑母家中。他的姑母就是任弼時的夫人陳琮英。

  新中國成立後,她在組織的幫助下找到了陳掖賢,將他從湖北帶到北京,安排他入讀中國人民大學。多年來,陳琮英對這個外甥照顧有加。

  陳掖賢來到姑母家,寫就了一封信。在這樣的環境下寫信,已隱約透露出其內心的一些疑慮。作為烈士之子,他內心湧動著對那個時代的種種情感。

  通過姑母的關系,這封信很快就直接送到了中南海毛主席的辦公桌上。

  我們無法得知信中的具體內容,但可以想象,31歲的陳掖賢已經開始有了強烈的獨立思考能力和責任感。他身上的烈士血脈和時代的變遷,都促使他要把某些觀點表達給黨和國家的最高層。

  任弼時和陳琮英

  這樣,一封本意是忠告的信,在激進的筆調與錯綜復雜的歷史背景下,不免帶上了些許反叛的色彩。它成為陳掖賢人生的重要轉折點,也直接改變了這個青年的命運走向。

  在當時那個風雲激蕩的年代,許多人的命運都與時代風雲密不可分。

  陳掖賢作為烈士之子,他那深植骨髓的正義感,註定他不能局限於自己的小天地,必須要讓內心的疑問傳達到最高層。

  於是,一封看似尋常的來信,卻承載了太多命運的變數。它不只屬於陳掖賢個人,更映射出整個時代的困惑與期盼。

  剛打開信封,毛主席還表情如常。但當他瀏覽信件內容後,臉色迅速變得難看起來。

  原來,信中不僅指出了“大躍進”運動中存在的問題,還用了許多譏諷當前政策的詞句,頗有挑釁之意。

  面對信中尖銳的語言,毛主席不禁大為光火。他立刻詢問身邊的秘書,這封信是哪裏來的。秘書回答道:“來信人名叫陳掖賢,是烈士趙一曼的兒子。”

  聽到“趙一曼”這個名字,毛主席的臉色緩和了幾分。他了解到,原來寫信的是烈士遺孤,心中不免升起幾分憐憫之情。

  趙一曼是革命先烈,為國捐軀的英雄。她的兒子從小缺少母愛,又要承擔起烈士子弟的重任,心理上難免會有些偏激。

  再加上正值“大躍進”後的調整時期,一些問題的確令人困惑,作為青年人對現實的不滿也可以理解。

  思及此,毛主席心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沒有再對陳掖賢的錯誤表示批評,也沒有要求對其進行懲處或批鬥。相反,他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算了,不追究了。”

  這六個字,包含著深沈的寬容與理解。這是老一輩革命家對青年孤兒的慈愛,也體現了毛主席的開明胸襟和成熟智慧。1960年,烈士趙一曼兒子寫信諷刺毛主席,主席看後只回復了6個字

  在延安整風運動期間,毛主席就曾說過:“同誌還是同誌,同誌仍是同誌。”面對陳掖賢的錯誤,他也秉持著同樣寬厚的態度。

  不僅如此,毛主席還體恤陳掖賢內心的苦悶與迷茫。他希望這個烈士之子能明白自己的錯,重新找回革命的初心,而不是被局限在眼前的紛爭中。

  六個字,其中蘊含的哲理非同尋常。它啟迪我們,面對年輕人的錯誤,也需要寬容去理解;面對時代的困惑,也需要智慧去化解。

  陳掖賢雖有錯,但他的母親是民族英雄。毛主席沒有加以責難,而是給了希望,這份寬厚之舉,令人贊嘆。1960年,烈士趙一曼兒子寫信諷刺毛主席,主席看後只回復了6個字

  六個字,千載留聲。既展示了一個時代的風雲變幻,也照亮了領袖寬廣的胸襟。

  了解到毛主席的反應後,陳掖賢的內心也無疑產生了巨大震動。但他天生倔強剛烈的個性並未因此改變,在以後的歲月裏,陳掖賢繼續我行我素,屢屢得罪上級,最終飽受批判。

  與此同時,他在生活中也經歷了不少困難。性格孤僻,處理人際關系始終拙劣的他,因家庭瑣事離了婚,兩名女兒也被送人撫養。1966年,父親去世,精神上脆弱的陳掖賢受到了極大打擊。1960年,烈士趙一曼兒子寫信諷刺毛主席,主席看後只回復了6個字

  1982年冬,53歲的陳掖賢在抑郁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但他那一封充滿叛逆與理想主義的“諷刺信”,以及身後留下的遺書,提醒後人不要輕易忘記那個狂飆突進的時代,與一代人熱血奮勇的青春。

  當我們回顧歷史時,也應當懷著寬容的心態,去理解每個人內心的矛盾與掙紮。正如毛主席所說那句“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3-09-26,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